稳住2017 发表于 2017-04-25 08:56:29
1872—1949文学期刊信息总汇 作者:
刘增人 等编著
作者简介:
刘增人,青岛大学教授。
内容简介:
《1872—1949文学期刊信息总汇》500万字、1510幅插图,所收刊物多达一万余种,囊括了从1872年中国第一份文学期刊《瀛寰琐记》创刊到1949年9月底共77年间10207种文学期刊的刊名、刊期、创刊时间及地域、编辑人(所)、发行人(所)、印刷人(所)、休刊或复刊或终刊、主要栏目、主要撰稿人等主要学术信息。
推荐理由:


不合格的《1872-1949文学期刊信息总汇》

谢其章

鲁迅先生说过:“本来,有关本业的东西,是无论怎样节衣缩食也应该购买的,试看绿林强盗,怎样不惜钱财以买盒子炮,就可知道。”(1936年7月7日致赵家璧)对古旧期刊爱好者的我来说,“有关本业的东西”最要紧的莫过于期刊目录之类的工具书。尽管我已购存十余部期刊工具书,可以说得上非常齐备了,但是听说了刘增人教授主编的《1872-1949文学期刊信息总汇》出版的好消息后,虽然价格昂贵,犹豫再三,我还是遵照鲁迅先生的话去做了。

我的犹豫,不单单是“节衣缩食”的问题,说实话,我怀疑《总汇》是否再次令人失望。

十一年前我写了《望穿秋水——仍不见“中国现代文学期刊史”》,其中说过一段话:“当我读了《中国现代文学期刊史论》(1915-1949)这部大书时(十六开大本,670多页),我的失望也是大的。这本外观豪大貌似史著的书,仍然不属于一部学术意义上的‘文学期刊史’,我所遗憾的是,集合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十五’规划项目’等五项基金资助这么大的力量,还搞不出来,以后的希望更小了。”

我自忖这段话没啥问题,没有想到《史论》的主编刘增人教授却较上了真。刘教授于《1872-1949文学期刊信息总汇》中说道:“《中国现代文学期刊史论》作为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之一出版后,引来许许多多专家的好评,得到过山东省和教育部的奖项,当然,也受到著名藏书家颇为严苛的批评。”

并非想冒领“藏书家”头衔,可事实上刘教授指的就是我。我也没料到当年的几句话后果如此严重,刘教授接着上面的话说:“事后,对照各种表扬和批评的意见,我静夜长思,确信我的确还并不具备撰写文学期刊史的实力和条件:连究竟出版过多少文学期刊都说不清道不明,就来动手写史,岂非缘木求鱼,自寻烦恼?而坊间又确实没有提供过比较翔实比较完备的文学期刊叙录,以供参酌,以供查询,于是我就只好自己来下这‘摸清家底’的笨功夫了。这就是我从试图撰写‘文学期刊史论’到试图编撰‘文学期刊叙论’以至今天的‘文学期刊信息总汇’的演化过程与内在原因。”

刘增人教授从学术著作(文学期刊史)的著述,演变为编撰(文学期刊)工具书,难道“摸清家底”之后,仍旧是为了文学期刊史的著述?这样的乾坤大挪移有什么意义呢。也许,将《史论》《叙录》《总汇》三者合而观之,便可视之为“中国文学期刊史”了。

现在把学术性的“文学期刊史”搁置不论,先来谈谈作为期刊工具书的《总汇》的瑕疵。所谓瑕疵,仅仅是我个人的偏见,或者是由于个人偏爱引起的偏见,毕竟我对古旧期刊的痴爱不逊于刘增人教授。刘教授的这段话,深深感动了我:“五十余年,我陪文学期刊走过,一路风雨,一路坎坷,一路求索,但也一路期冀。一路感恩,一路收获!”

《总汇》收录1872-1949年的文学期刊约一万零一百余种。由于要照顾一千五百余幅彩色书影图片的质量,所以全书(四册)三千八百余页全部使用克度很高的纸,而不是通常工具书所用的轻薄纸。我称了一下全书的重量,竟达十二公斤,每册均三公斤,这样的重量,对翻检查索来说是个力气活儿。工具书忌分册,如要查《总汇》的一条信息,必须将四个庞然大物全搁在手边,来回倒腾,因为你不确定信息在哪一册里。拿《上海图书馆馆藏近现代中文期刊总目》与《总汇》作个比较,便可以看出,作为工具书,《总目》比《总汇》各个细节都规范多了。《总目》收录1868-1949年间中文期刊一万八千四百八十五种,全一册一千六百三十一页,重量仅一点六公斤,使用起来十分快捷趁手。

是什么使得《总汇》如此臃肿笨拙呢,纸张重量是一个原因,页数太多也是一个原因。比较一下,《总目》平均一页可容纳十一种期刊的简介,而《总汇》的一页只容纳二点六种期刊,两者相差四倍之多。

未拿到书之前,我是很赞同刘增人教授的这个观点的:“本《信息总汇》在收罗、叙述文学期刊时,一向认同‘宁滥勿缺’的主张,即使只知一个刊名附带其笼统的创刊年代者,也不轻易放弃。”我所失望的是,“宁滥勿缺”主张在具体执行中的偏差,倒不如“宁缺勿滥”了。

比较显明的“宁滥勿缺”之“滥”有几种形式。

其一:《总汇》最前面的“说明”,我从未见过一部工具书是这样开头的,刘增人教授将《总汇》所参考和利用的所有工具书及所有个人著述,全部有名有姓地“感谢”了一番,我记得规范的做法是搁在书后的“参考书目”。

感谢完“参考书目”之后,“说明”又感谢了一批“公立图书馆”,好像欠了公立图书馆的情似的,公立图书馆本来就是为研究者服务的嘛。

感谢完“公立图书馆”之后,“说明”又感谢了一批“图像提供者”,提供者有私人(私藏)也有图书馆(有的提供者本身就是图书馆的员工,有的好像是与图书馆有“关系”的个人)。谢谢人家的帮忙,既是人之常情,也是中国之国情,但是感谢之外,将一千四百五十一个刊物的名称、时间、地点全部一五一十地列出,有这个必要么?难道不能用“等等”来代替么?
“说明”是十九页,一千四百五十一个个刊物的名字占了十七页。我的情绪,已经不单单是失望了。下面还有更令人绝望的事情。

其二:第一册已经有个按年代和地区划分的“刊名索引”,占了两百七十八页,第四册还有个“笔划索引”,又占去两百七十八页,五百五十多页的索引是不是创了纪录?这种叠床架屋的安排,证明我前面说的“力气活儿”并非信口开河。

刘增人教授原本的设想是“1912至1949”的文学期刊信息,我觉得这是量力而行的明智之举。可是刘增人教授偏偏听信某权威的建议,将上限自1912年提升到1872年,其理由是:“1872年即公认的中国文学期刊之开篇之作(《瀛寰琐记》)。”我觉得《总汇》连近代带现代一锅烩,是好大喜功的表现,老老实实将现代文学期刊这一块弄明白了,才是务实的态度。

其三:《总汇》对“文学期刊”的界定非常宽泛,说重了是非常不严谨不严肃,不能沾上一点儿文化的边就往“文学”的篮子里放吧。如果持“宁缺勿滥”的态度,《总汇》的一万多种所谓文学期刊,至少要砍掉一半。请问,下面这些杂志能说是文学期刊么:《中国海员工业联合总会月刊》《家庭·家庭杂志》《童子世界》《万国商业月报》《实业丛报》《监狱杂志》《歌场新月》《华侨杂志》《国货杂志》《广东长老自理总会月报》《劳动杂志》《新城端风团年刊·端风》《俭德储蓄会月刊》《松属旅苏学界同乡会半月刊》《启明女学校校友会杂志》《浙江商品陈列馆季刊》《饶平旅汕学会月刊》《厦门泰山拒赌会年刊》……但愿我不是望文生义。

其四:《总汇》最大而无当的浪费,是每种刊物项下的“主要撰稿人”名单,假如某种刊物有五十个作者,《总汇》便全部列上;假如有一百、两百个,甚至更多,《总汇》也会一个不落地列上。现代刊物作者的名字张三王五,列上读者尚能明白,早期刊物上面那些是人名吗(倒很像今天的网名),全部列上有必要吗,猜谜呢?只举一例,《瀛寰琐记》五百余主要撰稿人的名单:蟊勺居士、苕溪包叔子、小吉罗庵主、径山樵子、咏雪主人、半痴道人、西酬桑者、吴与妙妙子、钵池山农、当涂黄富民,鹅湖逸士、瑶卿边琬、笙月词人、浮眉阁……

《瀛寰琐记》五百余主要撰稿人的名单


我计算了一下,一万余种期刊,以每种四十位“主要撰稿人”约计,光人名就是四十万个,以每个人名三个字计,《总汇》单是人名一项就用去一百多万字,却没有一条期刊细目的信息提供给读者。我真是无语了。
以上文字作结发给编辑后,意犹未尽,还有些小的意见想说,如《总汇》中居然有黑白复印件掺杂在漂亮的彩色书影里,真的是“有碍观瞻”。

编辑收到拙文后称需要配几幅《总汇》的书影,于是连夜拍照。在拍内页时,怪事发生了,好像刚刚拍过《论语》杂志呀,怎么在这又拍到一模一样的《论语》?以为是眼花了,赶紧核对页数。第一册第605、606、607、608、609页是《论语》的介绍及超长的“主要撰稿人”名册(这里有没有吃空饷的,暂且不论),而第四册的2935、2936、2937、2938、2939页也是一字不少的《论语》介绍及花名册,所少的仅是《论语》书影。

606页《论语》的介绍及“主要撰稿人”名册与2936页完全相同


真是太巧了,如果我随手拍的时候往前翻一页或往后翻一页,就不会发现这只“大老虎”(当夜与编辑的玩笑话)。其实,我刚拿到到《总汇》时,已经发现《大众》画报(梁得所,1933年)被重复著录,并没大在意,以为是“个别现象”呢。
《论语》是个别现象吗?索性不睡了,彻查到底。经过两个小时的奋战——我前面说过翻阅《总汇》是个力气活,真相大白,“宁滥勿缺”之最骇人听闻之滥,原来是它!

《总汇》“说明”中有这段话“本《信息总汇》分为时间序列与空间序列两部分······目的在于方便读者检索。”“时间序列”好理解,“空间序列”是个什么玩艺儿呢?拆穿了,原来就是按省、市、区的字母顺序,再来个刊名索引,领头的是“安徽”(A)、澳门(A),接下来是北京(B)等等,依次排下去。

不管你使用这两种方法的哪一种,同一种期刊只能著录一次吧,这么简单的学术常识,《总汇》居然勇于违反,楞是将所有一万余种期刊著录了两遍,换言之,第三,四册几乎就是第一,二册的复制!我不单是无语,甚至无奈,以至于愤愤然了。

看起来我的“望穿秋水”再次有幸言中。“国家出版基金”未必能打造出合格产品。来源:澎湃新闻




你的回应

最新图书

  • 《司法的细节》

    该书汇集了刘仁文教授多年来对中国司法现状和法律制度的观察与研究,围绕如何遏制公权...(全文)

    2017-08-10

  • 《君主与大臣:清中期的军机处(1723-1820)》

    本书利用台北和北京所藏汉文与满文档案,采用内外朝的分析框架,深入细致地研究了清中...(全文)

    2017-07-28

  • 《才女之累:李清照及其接受史》

    《才女之累:李清照及其接受史》是一部关于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研究专著。作者在古今浩...(全文)

    2017-07-05

  • 《青年斯大林》

    作者历时10年,走访9个国家23座城市,掌握最新披露的权威档案,重述斯大林如何从...(全文)

    2017-04-21

  • 《等待复活:早期欧洲墓葬概观》

    本书由两部学术小品组成,两位在意大利求学的年轻学者从两处基督徒墓葬的历史、构造和...(全文)

    2017-04-14

  • 《以疯狂之名:英美精神异常抗辩史》

    透过行刺维多利亚女王而遭流放澳大利亚的爱德华·奥斯福、因爱慕女演员茱蒂·福斯特而...(全文)

    2017-03-22

  • 《朝服:马基雅维利与他所创造的世界》

    博比特对文艺复兴时期佛罗伦萨的诸多案例进行剖析,指出了马基雅维利邪恶形象的由来,...(全文)

    2017-03-09

  • 《为什么要废除死刑》

    本书是法国废除死刑历史的忠实记录。(全文)

    2017-03-07

  • 《驯化利维坦》

    本书围绕美国建国时期确立的三权分立和联邦主义展开探究和讨论,清晰地梳理了美国“国...(全文)

    2017-02-22

  • 《凯南日记:用一百年和美国告别》

    书从凯南8800多页日记中精选内容,真实再现了众多重大事件的幕后故事。(全文)

    2017-01-18

热门图书

  • 《吃一场有趣的宋朝饭局》

    作者考证史料、典故,带着读者穿越回到宋朝,从饮食习惯、食品种类和饭局座次等细节比...(全文)

    zeiden

    评论0条   2015-02-14

  • 《短二十世纪:中国革命与政治的逻辑》

    这本论文集就是从《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结束的地方开始的,集中于探索二十世纪中国及...(全文)

    chaoxi_band

    评论4条   2015-06-06

  • 《为什么上街头?》

    原本只是一则刊登在杂志上的广告,邀请大家在2011年9月17日一起上街头,占领华...(全文)

    bookking

    评论3条   2015-02-23

  • 《人间采蜜记》

    《人间采蜜记》是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的自传,坦诚而通透地讲述自己的人生经历。收录近...(全文)

    nk12502

    评论0条   2015-10-12

  • 《我相信中国的前途》

    书中收录黄仁宇一系列以中国历史与发展为主题的演讲文字。该书搜集增补黄仁宇先生《资...(全文)

    zepplin

    评论3条   2015-05-12

  • 《我的凉山兄弟》

    《我的凉山兄弟》(PassagetoManhood:YouthMigration...(全文)

    chaoxi_band

    评论3条   2015-08-11

  • 《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

    《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是其上一卷《政治秩序的起源:从前人类时代到法国大革命》的姊...(全文)

    dafeiji

    评论0条   2015-09-08

  • 《齐泽克的笑话》

    《齐泽克的笑话》(Zizek‘sJokes)大部分内容出自他的英文出版物。齐泽克...(全文)

    dafeiji

    评论2条   2015-03-26

  • 《大争论:左派和右派的起源》

    《大争论:左派和右派的起源》是系统梳理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起源的第一本书。两个世纪...(全文)

    评论0条   2014-10-21

  • 《东鸣西应记》

    本书是王鼎钧先生的访谈集。(全文)

    nk12502

    评论0条   2015-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