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文学/文化/语言 > 先锋小说的潮汕式折叠

先锋小说的潮汕式折叠

luckybird 发表于 2018-11-05 09:25:29
书名: 折叠术 作者: 陈崇正


邹高翔

        近日,参加了陈崇正小说《折叠术》的阅读分享会。作为曾经着迷于先锋小说的70后,我得以克服“一般不读小于自己年龄作家的作品”的心魔,读完了本书。与当年仰视马原、余华、格非、孙甘露、北村不同,生活阅历的丰富,使我对故事本身已不好奇,我在意的,是思想的前卫,叙事的魔幻,文本的精致,语言的颠覆。

        80后陈崇正来自重商主义盛行的潮汕,皈依写作,本身就是一种先锋姿态。在北师大文学创作硕士班学习过的他,京城游历一番,深感南派文学需要“被看见”。文以载粤,作家的感受比评论家更准确。陈崇正已有作品多部,《折叠术》和已出版的《黑镜分身术》,以及即将推出的《悬浮术》,构成一个系列。我称之为“新南方先锋三部曲”。

        80年代,先锋小说在中国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兴起,迅速填补了寻根文学退场留下的空间。寻根文学以严谨的写实手法取胜,然而这种“活在回忆里”的方式,已难以跟上剧变的时代。作家开始探索更前卫的表现形态,吸纳了西方现代主义思想的先锋小说登场。《冈底斯的诱惑》《褐色鸟群》《白狗秋千架》《信使之函》横空出世,就像狂飙突进的先头尖刀部队,带来全新的阅读感受。文学的主要功能不是再现生活,指向具体的人和事,而是作家用以构建自己的精神领地,追求人与世界的终极意义。文本形式上,先锋小说体现为意象虚无化、结构零散化、语言流质化,让人觉得不知所云,一旦与作者取得共鸣,又是一种酣畅的享受。先锋小说是文学中的歌德巴赫猜想,曲高和寡,却总有人乐此不疲。

        先锋小说如文坛台风,骤来骤去,红火几年便被新写实小说代替。毕竟自我中心主义的写作价值观、自我把玩式的语言风格,决定了读者群体的小众。作为一股潮流消退后,个体的先锋小说仍然延续。进入新世纪,曾经的“先锋”格非、徐星已成老将,仍然奉献出《人面桃花》《剩下的都属于你》这样有锐气的作品。麦家的《解密》从类型上,是新谍战小说的滥觞,从作品气质上,则是先锋小说的复苏。这种复苏不是复制,而是吸收了现实主义写作的优点,使人本主义更深刻,摆脱了梦呓般的空泛。

        “新南方先锋三部曲”无疑是这种复苏的延续。尽管陈崇正说“读我小说的读者可能不超过500个”,即便如此,也有少数派的价值。在12篇短篇小说组成的这本集子里,东州、碧河镇、半步村、西正街,这些地名反复出现,如复调咏叹,如连环套相嵌,构成了完整的精神地理,陈崇正的潮汕凡间。他直言,《折叠术》就是以潮汕人的视角观望世界。他并没刻意注入地域元素,猪脚饭、砂锅粥、粿条、烧仙草点到为止地出现,潮汕方言是没有的。先锋小说的特点之一,是虚化故事地点。惟如此,才能摆脱写实的束缚,充分运用隐喻、象征、意识流这些手法。

        潮汕人的视角是什么?我认为首先是焦灼,生存环境的逼仄,产生了“中国的犹太人”;其次是打拼,崇尚个人奋斗,“爱拼才会赢”,当然也会不择手段,如书中出现的多个小偷角色;再次是达观,有顽强的生存能力,在世界各地都有潮汕人的身影。陈崇正把我们带到了潮汕小镇,与一群潮汕边缘人厮混。灰色与亮点、希望与迷茫、现实与梦境,在科幻、武侠、悬疑的叙事手法中,轮番交替。几重折叠的潮汕文化,色彩斑驳,光怪陆离,折叠进严肃与荒谬交织的褶皱中。

        很多作家都有自己的精神坐标。巴尔扎克在《人间喜剧》序言说,“我的作品有它的地理,有它的谱系和家族……总之,有它的整个社会!”像马尔克斯的马孔多镇、川端康成的伊豆半岛、莫言的高密县东北乡、贾平凹的商州、沈从文的边城一样,陈崇正的潮汕也有了梦境般的丰富。我倒觉得,地域牌多打无妨,但不是像电影《爸,我一定行的!》浅显的潮汕外壳,而是直抵潮汕的精神内核。这是先锋小说作为严肃文学的使命。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简介

陈崇正,1983年生于广东潮州,作家、编辑。

内容简介

《折叠术》由十二部中短篇小说构成。这些作品都以碧河镇作为故事起点,许多人物互相联系,重复出现,连成一个整体又各自独立。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