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传播/新闻/出版 > 十二年的观察,十二年的执拗

十二年的观察,十二年的执拗

luckybird 发表于 2018-09-10 09:37:41


郭爽

        2004年5月,胡传吉开始在报纸上执笔“期刊观察”栏目,开篇即道出作者的从容与信心:“关注文学的各种时态、文化的各种走向,就是我们热爱的姿态。如果文学期刊、文化期刊是一种人文观照、精神向度,那么,也许我们能从中找出当下社会的一些人文动态痕迹。”

        自此,“期刊观察”与读者一期一会,每月一次梳理、评析“人文动态”,从老牌文学期刊《收获》《人民文学》,到流行文化期刊《三联生活周刊》《新周刊》《万象》,一月一评考验作者的人文视野、知识结构、审美判断及独立心态。它要求作者介入沸腾的文化现场、及时反应,也要求以历史的眼界去芜存菁。这样的工作殊为不易。但如胡传吉在开栏第一期点评某刊时所言,“抚慰浮躁、多情灵魂,这份耐心难得”,此句用于注解“期刊观察”的写作行为本身,也显得熨帖。在那个报人和学者互信的年代,才会出现这样的写作行为,它来自报人的自信,也来自学者的信心。他们携手,要对人文领域惯有的“虚火”与“鼓噪”泼泼冷水,甚至来一针镇定剂,呼唤理性、建设性,拨开重重迷障,将好作品推至更多读者眼前。

        现在,胡传吉出版了这本《中国文化思想录:2004-2015年人文期刊观察》。十二年笔耕背后,是一位学者对新世纪发端之际中国人文现实的持久观察、不懈书写。如无对人文精神的信念和坚守,此书不会以如今的面貌呈现在我们眼前,也无以激发我们对刚过去的历史阶段的反思与回想。如果只是学院派的指点江山、书生意气,那么,这本《中国文化思想录》不会具有其独特的温度和力量,也不会在赏味期限过去后,读来仍能触碰到作者的柔韧与智慧。

        “在对待底层问题时,我内心的祈祷是,知识分子不要把底层当成养病的方式、乡村疗养所、避暑胜地、抒情与想象的故乡,也不要让乡村成为个别人制造同情假象的乡村俱乐部。”(2004年11月)“我们的旧文化是旧的,是漂白后有些枯黄瘦削的旧。”(2005年4月)这样蕴含洞见的语句,全书俯拾即是,它们编织起看似驳杂的文化碎片,让作者清醒自持、切实关怀的态度破纸而出。若非持有这样的信念,一个栖身于学院体制的学者,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某些享有盛名的作家、鼓噪喧闹的商业现实坚持质疑,也不会一如既往地对年轻作家、野生作家予以关注。她的直言不讳,皆因有“胆”有“识”,毕竟,“聪明如胡适,一语道破‘儒’字原也就是个‘懦’字”。胡传吉自始至终恪守的都是人文主义的立场,任这十二年间,人文类期刊雨打风吹去,读者成了用户……她坚持自己的“日课”,一笔一画写这份“中国文化思想录”。即便到了后来“期刊观察”不再刊出,她仍在执笔写对“黑蓝网刊”的观察,或推荐微信公众号里值得一读的人文类佳作,仍对迫近的未来寄予希望。

        聪明人或许瞧不上这样的执拗,但就是在这样的执拗里,胡传吉以一种我以为来自文明最深处的笃定和自信,完成了一种本不可能完成的写作,也成全了自己。为学,为文,不争朝夕,“虽千万人吾往矣”,是我敬重且感佩的担当与责任。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简介

胡传吉,中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内容简介

2004至2015年,作者为《南方都市报》开设每月文学/文化期刊观察,每期约4000字(出年鉴或特刊时暂停),《中国文化思想录 2004—2015年人文期刊观察》为十二年期刊观察的合集。期刊观察分主文和个案推介两部分,主文是作者对当月期刊的高度概括,个案推介部分用简练的语言点评了具体的文章或作者。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