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文学/文化/语言 > 逃离人性之恶

逃离人性之恶

luckybird 发表于 2018-07-06 09:14:32
书名: 无止境的逃离 作者: 哈坎·甘迪


重木

       在故事的开始处,年幼的加萨从父亲的杀人经历中悟得了关于生命的意义,即“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在他看来,“或许这是他(父亲)唯一拥有的重要信息,唯一真正的生活经验”,因此,对于正处于形成自我意识、人生观和世界观的加萨而言,生活、生命以及我们存在于世的目的便是如此。加萨是特殊环境中的特殊产物。他的父亲是偷渡蛇头,他所交往和打交道的人也大都如此,即使之后他短暂的读书上学,所见识的人依旧不是贪污腐败的官员,就是凶恶的霸凌者。在加萨这十分有限的人生见闻和所处的环境中,他必然走向一条迥异的道路,而由于这一环境中充斥着敲诈、凶残、虐待、谋杀和死亡,因此对加萨而言,这便是一条通往地狱的单行道。

       在加萨对于自身的思考中,由于蹩脚的三段论逻辑而让他陷入了难以挣脱的遗传迷思之中,即无论是残忍还是罪恶都是一种可以代代遗传的“基因”,因此这一特质的天生性导致再多的努力、改变和挣扎都变得无足轻重——这一点在加萨其后的人生中不是占据着最为核心的地位吗?加萨的三段论如下:“如果我父亲没杀人,我就不会出生”;“如果我父亲没杀人,我也就不会变成杀人凶手”;“如果我父亲没杀人,我母亲也不会在生我时死去”。在小加萨看来,正是因为父亲——甚至是他的整个家族的罪恶(杀人),而直接导致了其后一系列悲剧的产生,从他母亲的逝世到他自己变成杀人凶手,甚至是他之后接二连三的凶残和罪恶,都与之有着直接联系。而这一观念,在父亲对加萨的教育中也得到反复重申,父亲说:“我这辈子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你。”

        对于加萨而言,这就是凶残和罪恶产生的主要原因,即来自家族的犯罪和遗传,这一基因论在加萨内心所占据的位置也直接导致了他之后的每一次救赎都只会是向恶的进一步沉沦,他被困在了自己的这一逻辑和信念中,因此最终的终极救赎就是消灭自己。这也不就是作者所谓的“死而自由”的真正含义吗?即加萨的解脱之道在于对自己这些根深蒂固的错误信念的消灭,但对于成长于这一背景中的加萨而言,消灭这一深入骨肉和血液中的信念——即父亲所谓的:“现在你知道了,这就是适者生存”——便意味着消灭自己。这是加萨得以自由的唯一方法。

       因此,加萨也把自己的这些信念强加给那些渴望逃离战争之地的难民,通过折磨他们来检验自己对于人生的看法,而从其中诞生的附属品之一便是权力问题。因此小说中段花费了大篇幅来讨论权力以及由它而建构的人类社会。但由于对加萨而言这些都是检验他所赞成的理念的衍生物,因此他也就忽略了社会以及制度本身对于人性和由此产生的一系列欲望的约束和引导。这本书看似绝望,可同样也让人看到了某种希望。而希望之物就是加萨所折的纸青蛙、巴米扬大佛以及莲花等所表现的某种渴望的意象。

       加萨逃离旧时的家乡、城市和国家,在其它陌生的城市辗转流离,而随着他进入他人的世界、他人的生活中后,幼年那些根深蒂固的思想便会一层层地剥落,而活着除了食色之外不得不存有的依托也就成了加萨前往阿富汗看巴米扬大佛的直接动力。所以,这里不存在什么天生的、自然的以及本质的人性,即善良基因或是邪恶基因,因为人始终随着所处的环境和经历的世事以及思想的变迁而不断的剥离和重塑;这里不存在坚固好似石头般永远无法改变的人或人性,而是如流水般,不断地变换和修正着。

        “生”与“死”都太过抽象,而当我们被置于这一对立中而难以自拔时,便会产生如加萨曾经所有的极端思想,为了拒绝死亡的活着不择手段。但生物性地活着最终会耗尽其热量而徒剩一具行尸走肉,因此追寻活着的意义以及能够真实地融入其中,便成了加萨自我救赎的最终努力。 来源:晶报


作者简介

哈坎·甘迪(Hakan Günday),土耳其新锐小说家、戏剧家、地下写作者。2000年,出版处女作小说,至今已出版十余部作品。

内容简介

《无止境的逃离》以加萨第一称的视角写就,取材于当今重要的世界难民问题。蛇头加萨在不足30年的人生里,被绝望和希望来回抛掷。他心念逃离,可现实就像一根无形的绳子,将他牢牢捆缚。而过往慢慢变成一头猛兽,终日伺伏,时刻准备将他一口吞下。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