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自然科学/科普 > 脱离情绪的“纯粹理性”不存在

脱离情绪的“纯粹理性”不存在

luckybird 发表于 2018-05-09 09:10:45
书名: 笛卡尔的错误:情绪、推理和大脑 作者: 安东尼奥·达马西奥


孟然

  《笛卡尔的错误》中不乏诸多脑科学、解剖学方面的研究,但在此我们只想专注于他的论证,试图用更加通俗的方式来解读这个复杂而深奥的问题:人是如何思考和决策的?

  达马西奥的讨论从一系列脑损伤的病例着手。一个著名的例子是,铁道工菲尼亚斯·盖奇的悲剧故事。盖奇在一次工地事故中被铁棍“穿颅而过”,奇迹的是,他竟活了下来,但却从此判若两人,从一个平和、干练、稳妥的人变得放纵且粗俗、毫无目标。

  类似的情况发生在埃里奥特身上,因脑肿瘤而切除了部分脑组织之后,他的智力、记忆力和逻辑思维能力完全正常,甚至一些测试还高于常人,但他却根本无法作出正确决策。

  也就是说,当他们特定部位的脑组织损伤后,他们构建自身角色、遵守社会伦理和作出选择的能力消失了。达马西奥对他们进行了各方面检测,结果发现,这些脑损伤患者在决策缺陷的同时无一例外都伴随着情绪和感受的缺失,例如当看到惊悚的图片他们没有任何反应。换句话说,他仍可以感知(know)却无法感受(feel),因而他们也无法从自我感受出发作出正确决定。

  在此基础上,达马西奥论证得出,理性决策并不仅仅是逻辑思维的产物,还需要情绪与感受的支持。如果情绪被排除在外,那么推理过程就会漏洞百出。

  那么情绪、感受是如何帮助决策的呢?达马西奥构建了躯体标记假说。我们可以简单解释为这样一种过程:我们的身体如此灵敏而自动化,当我们预想到一种负面结果出现时,一种不愉快的躯体感受会立刻袭来;相反,预想积极结果则会体验到愉快的感受。这种感受就是“标记”,这种标记会指引我们放弃可能出现负面结果的选择,而选择积极结果。

  人类经历了漫长的演化,这些灵敏的躯体标记逐渐积累、加深。一部分来源于生物本能,例如寻求快乐逃避痛苦;另一部分则来源于对社会、文化的学习,例如追求奖赏躲避惩罚。

  这些标记,已经深深扎根我们的身体中,它们隐秘而高效地帮助我们进行决策,很多时候我们并未意识到它们的存在,“直觉”就是一个典型的体现。简单地说,很多时候我们“并未思考,即可决定。”

  从躯体标记假说出发,达马西奥在身体和心灵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给笛卡尔的二元论以致命一击。他用更科学的方式表明:心灵或理性根本无法脱离躯体而存在。心理现象的产生是在循环往复的交互中形成的,包括大脑和躯体的交互,躯体和环境的互动。

  换句话说,并不是那个虚无缥缈的“理性”让人与众不同,而正是精妙的人体才产生了复杂的心智过程。来源:新京报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达马西奥(Antonio Damasio,1944-),美国南加州大学神经科学、心理学和哲学教授。

内容简介

达马西奥通过临床案例证明了情绪在人类理性决策中的重要作用。他提出的躯体标记假设,为身心之间的联结提供了当代科学的确证,把虚无缥缈的心智转变为具体可感的实在之物。为我们思考人类的理性和意识,开辟了一条全新的认识路径。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