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文学/文化/语言 > 在旧时光里找寻独运的匠心

在旧时光里找寻独运的匠心

luckybird 发表于 2018-04-12 09:20:37
书名: 旧时之美: 白洲正子谈日本文化 作者: 白洲正子


邓晓偲

       念书的时候读《旧时月色》,手不释卷,想做一些能守住纸上风月的文人,于万物皆可虚拟的电子时代,仍向往窗竹摇影、野泉滴砚的自然光景。今日读《旧时之美》,不禁慨叹,白洲正子不也是一个对自然之美有执念的可爱的“文化遗民”吗?

        “二战”后的日本在发展经济时,传统的世情雅趣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为此惋惜不已的白洲正子,决意重新发掘旧时之美,以绵薄之力将其存留。数十年间,她走访古都,拜会匠人,漫谈日本传统器物、茶道、花道、大和风景和生活方式。她笔下的世界,人情盈满,世风纯朴,一花有一花的归宿,一物有一物的灵魂。

       说到旧时之器物,世人皆言古物即好物,在我们的语境里,“人心不古”的“古”也是“好”的意思。白洲正子认为这些古物上确实有着可见的美好的形态。古物能存留下来,本身就证明了它的价值,而除了年月逝去,纹理之间覆满了时光刻下的宝贵痕迹,更因为那种美在那个年代初现,更为被人珍视。物的创造过程中伴随着作者自然迸发的能量与激情,正是这种种,化作了所谓的美的形态。后来这种形态被当下流水生产线不断复制,便逐渐失去了当时鲜活的光彩,也是因为初心与激情不再了。

       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大家普遍感觉现代作者的作品大多无趣,是因为他们想一鸣惊人而用力过度,简单来说,就是过于造作,并非依靠内心纯粹的热情驱使他们去创作,反倒失去了他们的缪斯女神。于是她在时代不回头地向前驶去的同时,转而回到旧时光里找寻一颗颗独运的匠心了。

       白洲正子笔下的几个旧时的人物也写得生动有趣,读来颇有意思,印象最深的是将日子过成《徒然草》一般的星野武雄。星野家庭院里有一棵大樱花树,他没赏过花,待看到樱花凋落,才知花开了。他有的是时间,对各种艺术知之甚广,眼光非常敏锐,像本活字典,问他什么他都知道。他出口成章,但从不动手写,更遑论发表。他仿佛下定决心,如樱花自开自落,此生什么也不做。

“如果他愿意,他可以迸发全部光热,耀眼夺目,但是他没有,我们能洞察到的只是一些萤火微茫。”而这微茫的萤火闪烁啊,已是我等凡人渴望的悠闲醇厚的一生了。

       那时的人与物,没有太多哗众取宠的因素,和从前的时光一样,静谧而充满诗情。天地有大美而不言,这种诗情的背后是一种视线,怀揣难以言喻的风情,早与天地自然巧妙地融为一体了。 来源:晶报


作者简介

白洲正子(Masako Shirasu),日本散文家、古董收藏家、能剧演员,被誉为“日本历史上十位杰出女性之一”。1910年出生于东京,是日本旧贵族院议员桦山爱辅伯爵的次女。自幼学习能剧,14岁打破能剧禁止女性上台的陈规登台表演,后成为能剧“梅若流”传人。1950年前后开始对写作与古美术产生兴趣,继是日本近代最重要的美学评论家之一。1998年因病逝世。

内容简介

《旧时之美:白洲正子谈日本文化》是日本美学大家白洲正子的随笔集。收录在这本书里的,是白洲正子在三十年间发表的精彩随笔,漫谈日本传统文化之美。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