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文学/文化/语言 > “怪癖者”与包容心

“怪癖者”与包容心

luckybird 发表于 2018-04-11 08:50:18
书名: 性盲症患者的爱情 作者: 张天翼


罗婉

       一口气读完小说集《性盲症患者的爱情》,像是在密密麻麻的树篱迷宫中寻见了洞口的光亮,像保龄球击倒球瓶掉进洞口的瞬间,像玻珠被按下瓶口一瞬气泡腾然而起的一刹——千头万绪,在某个终结时刻得到了片刻的升华,似乎这种感动,正来源于张天翼笔下这些故事深处隐匿着的温情,有私房摄影师对一位美如戈黛娃夫人的顾客的等待,有机械人爸爸对机械人女儿的跨越时间的爱,有在饥饿边缘依靠理想互相支撑、鼓励,在奇遇中不知不觉共浴爱河的青年男女……

        原谅我只能用那些平淡无奇的比喻,来形容穿越了书中八段奇思幻想的旅程后的感受。如果你是初次钻进张天翼笔下的故事,就会被她那五花八门,奇诡精妙的想象与比喻所震慑,艺术、文学、诗歌、神话、歌谣交替上场,令人目不暇接。作者的描写擅于工笔,无论是对人体、外貌、景观,抑或心理的描写都一笔勾成、恰到好处。在《图书馆奇遇记》这一个故事里,作者更是极大地表现出对狄更斯的热忱,大段地引用《远大前程》《圣诞颂歌》等作品中有关饮食的描写,加之其自身对于食物观察的独特视角,读来令人也不禁垂涎三分。

       这是枝叶。而血脉呢?现实与想象架起的浮桥,横亘劈断的末尾反转,似乎已成为了我阅读这本书时的最大快感。在惊心动魄的一路狂奔后,你会蓦地掉进一个柔软的花瓣温床,那是张天翼在故事之外为你铺好的意义与价值,以爱为主题的中心。就像在《性盲症患者的爱情》愕然结尾揭开的一瞬,文末却贴上了一小段回归现实的甜蜜注解。原来这篇小说的灵感,来源于作者丈夫对她说过的一句情话:“在遇见你之前,我眼里的人都不分男女的。”甜蜜得一叶障目,却令人会心一笑。

       本书的书封赫然地写着“我们总能以怪癖者的际遇照见自身,照见我们内心最暗淡和暧昧之地的欲望和灵魂”。在关于这本书各处的简介中,也能寻见“怪癖者”的宣传字眼。的确,书中描写的主角多不俗于常人,比如要求将自己裸照放大挂出的女子、找到“真爱”的性盲症患者、拥有操纵他人睡梦法术的睡美人、机械人的女儿、深情的“断背山”、自杀俱乐部等等……然而,总觉得用“癖”来形容这些形形色色的角色并不贴切。因为所有的因缘都不是这些人物所能决定和选择的,这些不能称为“爱好”。准确的说,通过这些各异的身份,却让我们能更多元地包容与理解身边的不同,以同理心去理解这个面貌多端的世界。

       印象最深的是在故事《镜与花》中的末尾,即将被改造的五岁机械人小童温蒂和她未来的机械人爸爸彼得躺在同样即将被销毁的机械人“尸堆”上仰望星空的场景。眼前是即将被焚烧、捣毁的深渊,他们眼中却是无垠的星河。彼得对温蒂说道,“人类喜欢说命运,机械人有没有命运?有,懂得悲痛与快乐都可以叫生命体,都有命运……我们的生命是从头至尾的模仿,但在一切虚假之中,我对你的爱是真实的,比时间花还真。”(“时间花”源自德国幻想文学之父的小说作品《毛毛》——生长于人类心中,暗喻流逝的时间) 来源:晶报


作者简介

张天翼,曾用名“纳兰妙殊”,女,英文学士,古典文献学硕士。

内容简介

《性盲症患者的爱情》是短篇小说集,包括八则故事。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