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传播/新闻/出版 > 跟着他的故事重返20世纪

跟着他的故事重返20世纪

luckybird 发表于 2018-02-08 09:09:19
书名: 追寻历史:一个记者和他的20世纪 作者: 白修德


刘忆斯

       有人在记录传奇,有人在书写传奇,有人在编造传奇,而白修德,也就是西奥多·H.怀特,却硬是把自己活成了一个传奇。

       白修德,美国著名记者,普利策奖得主,20世纪最杰出的见证人、记录人和讲述人,如果这些身份还是没法让你抹去对他的陌生,那么请让我这么介绍:白修德,就是冯小刚电影《一九四二》里那位奥斯卡影帝阿德里安·布劳迪扮演的《时代》周刊记者,就是娜塔丽·波特曼主演的《第一夫人》中,肯尼迪夫人杰奎琳在丧夫之后唯一接受专访的记者,对了,他还是美国汉学家费正清执教后的第一位学生。

       白修德的一生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而他对这个古老的东方国度产生兴趣,却是因为哈佛燕京学社图书馆里那些“写着奇怪陌生的文字,散发着独特的霉味”的中文书。彼时,白修德除了是一位坚定的犹太复国主义者,还是一位社会主义者,而后者的身份让他在当时的哈佛学子中有很多知音同道。这些思想倾向,也就很容易让人理解为何大学一毕业,白修德就立即决定奔赴战争中的中国。

       在这本砖头式的回忆录里,白修德用了一半的篇幅(近300页)来回忆自己的中国经历,他的笔法既有按时间轴讲述抗战时期自己在中国的所见所感,其中他对河南大饥荒的观察与书写,真实、残酷而又带着悲悯、控诉的文字,比电影《一九四二》的画面更让人震撼,也更令人悲伤。在书中,白修德还用蒙太奇式的手法闪回呈现着一个又一个人物、故事,以及定格的经典瞬间。因为记者的身份,他得以与毛泽东、蒋介石、朱德等中国政坛的风云人物相识相交,当然,还有协助中国对抗日军的美国将领史迪威、陈纳德。而在这些人中,白修德最为钦佩周恩来,也最为珍惜两人之间的友谊。抗日战争后,白修德离开中国,因为冷战的铁幕,他二十多年里没有再踏上中国的土地。

        1972年,白修德随尼克松一行再度访华,与老朋友周恩来的重逢既感慨又短暂,连叙旧交流的机会也没有,从文字中能读出白修德非常遗憾。在书中,他描写了一个颇有象征意义的场景:在杭州一座拱桥上,周恩来陪尼克松漫步而行,偶遇了负责采访的白修德,带着二十多年未能重返中国的懊悔与委屈,白修德用英语向周恩来喊道:“不是我的错,我根本回不来。”而周恩来则用中文诙谐地大声回了一句:“也许我们都有错”。著名作家吉卜林曾有描述东、西方关系的名句:“东方就是东方,西方就是西方,二者永远天各一方。”而在此时此刻,白修德与周恩来短暂的久别重逢,以及简短的两句对话,或许正是千百年来东方与西方亦敌亦友,时战时和,有误会,也有对抗,有理解,也有携手,最好的浓缩与脚注。

       如果你想看到更多这样的场景、人物与故事,如果你有兴趣听白修德讲讲——日本投降的那个周末究竟下了一场怎样的雨,日本降军又是怎样一副落汤鸡的模样;或者1947年炙烤欧洲的那场旱灾,除了促成马歇尔计划,还历史性地提升了当年勃艮第白葡萄酒的甜度;或者1960年当选美国总统的肯尼迪回到家时,欢腾的波士顿大街上是一派何等的狂热与欢乐……那么,这本《追寻历史:一个记者和他的20世纪》一定能满足你,并带你回到那个充满苦难与泪水,血腥与角力,成功与激情,光荣与梦想的20世纪。 来源:晶报


作者简介

白修德(1915—1986),本名西奥多·H.怀特(Theodore Harold White),美国记者。1915年生于波士顿,童年坎坷,以卖报为生;后入哈佛大学读书,师从汉学家费正清,学习中文和中国历史、文化;毕业后任《时代》周刊驻重庆记者,采写了大量关于中国抗日战争的新闻报道,写出《中国的惊雷》(Thunder Out of China)。回国后连续进行了四届美国总统选举的报道,写出《美国总统的诞生》(The Making of the President),其中1960年跟踪记录约翰·肯尼迪参选直至获胜的报道使他获得了1962年普利策奖。1986年因癌症逝世于纽约。

内容简介

美国传奇记者白修德的回忆录不仅记录了自己跌宕起伏的一生,还将20世纪重要时段、事件、人物,以及自己身在其中的感受和思考如实书写。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