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历史/传记/考古 > 世界史需要“日新又新”

世界史需要“日新又新”

稳住2017 发表于 2017-11-14 08:48:26
书名: 新世界史 作者: 孙隆基

王绍贝   自由撰稿人,汕头

        司马迁曾高悬“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以为治史之鹄的。此言也可谓之治世界史最高方法论。治世界史者既需要对世界各文明有通贯性的了解,又需要有广博的学识足以驾驭之,更需有精审的史识裁断之。孙隆基《新世界史》之“新”主要体现在史观新、材料新、方法新等方面,作者立足全球视野,力图打破时代分段和文明之间的界限,通贯考察人类历史文明的发展和相互联系。就目前已经出版的两卷来看,孙隆基先生结合目前历史学界最新研究成果,用流畅、富于文采,甚至不乏幽默感的语言,重写的这部世界史可谓新观点、新材料迭出,精彩处让人应接不暇。其中有对前人学说的补充和纠正,也有全新观点和材料的介绍和阐发,非学识广博、好学深思者不能为也。

        对古罗马共和制被帝制取代乃自由沦丧于独裁的陋见,前人多有纠正,孙隆基则引用新近的古罗马研究成果加以补充,以“罗马离散”解释从共和城邦到普世帝国的突变。“离散”概念源自犹太人历史性的存在形态,今日全球汇通时代,则变成可以应用在任何民族身上,例如今日海外华侨就有2500万,被犹太复国主义挤离家园的巴勒斯坦人则有近650万人“离散”世界各地。共和晚期在地中海已经存在一个“罗马离散”。这些罗马公民不像今天的美国公民可以通过各国驻外使馆投票选举总统,罗马城邦无代议制,本人不在罗马城,即使居住在意大利半岛,也无法行使本邦参政权。帝制下的“罗马公民权”越来越倾向是“离散者”的公民权。这个离散群体是无法与一个自己不归属的城邦之元老阶级认同的,他们只可能认同一个超城邦的中央——皇帝,而皇帝也越来越将旧罗马城邦的统治阶层沦为历史陈迹。从共和过渡到帝制期间,内战频仍,各竞逐者都在外省招兵买马,而当兵退役则是获得公民权的捷径。这些外省“公民”,与从罗马城或已获“罗马权”的其他城市往外殖民者,过了几代后差别亦被泯灭。在共和晚期,忧国者已担心这类殖民城市迟早会压倒中央。尤其格拉古兄弟的土地改革是想在北非迦太基旧地安置无地的农民,在罗马中央看来这不是“另立中央”是什么?到五贤君时代,大部分皇帝出生在西班牙,待至皇帝卡拉卡拉索性颁布一道诏书,将公民身份颁给帝国境内所有男性自由人。

        同样道理,视罗马帝国重法治、中国重人治,也将陷入同质化谬误,罗马法固然出色,但古罗马的“恩主-恩客”关系的网络无疑更有助于理解罗马史。反对格拉古兄弟的贵族党心里明白:一旦他们的授田殖民城市建立,格拉古兄弟即成为他们的“恩主”。后来马略用建立常备军的方法解决无地农民问题,许诺在退役时向元老院替他们争取土地,结果开了“兵为将有”的先河。除了此类新观点,作者对于罗马帝国和秦汉帝国的比较分析,也同样新意迭出,值得一看。

        在《弥勒与弥赛亚:普世救主型宗教的诞生》一章中,孙隆基提出全新的观点解释希腊化救主信仰、贵霜帝国弥勒信仰与中国大乘佛教之间的关系,具有运用新材料、新角度提出新观点的特征。孙隆基认为希腊化世界是一个大熔炉,它将原是佛教与古以色列信仰双双转化成普世救主型宗教。旧大陆东西两端的汇通,使希腊化影响覆盖了西起罗马帝国、东至北印度的广大区域,虽未触及中国,但中国接受的大乘佛教是贵霜佛教,它的弥勒崇拜印度本无,乃新时代的混合物,而整个救主论思想打上了希腊化的时代烙印。据出土文物可知,贵霜王权带有希腊化时代救主论窠臼,与印度佛教“转轮王”思想相融合。佛教本无像,希腊人拜神必有像,因此佛教艺术演变出人像就是受希腊化影响。“他力往生”即是从“自了汉”的阿罗汉演变为凭借救主拯救的他力教,与希腊化的救主论合拍。弥勒崇拜在印度不彰显,为原始佛教所无。据孙隆基考证,“弥勒”一名与伊朗祆教之神“密特拉”有关联,佛教从一个非救主型宗教演变成救主型宗教,其外壳为希腊化的救主论,其内容却有很浓厚的伊朗成分。首批传入中国的佛教非来自贵霜,即来自安息,指伊朗政权统治下的印度部分。来自贵霜者国人仍以月支视之,因此都姓“支”(支娄迦谶、支谦),来自安息者则以“安”为其氏(安玄)。贵霜时代的弥勒像盘腿而坐的瑜伽行者造型,基本上为中土所继承。云冈石窟的弥勒像与龙门石窟的弥勒像都做盘腿状。隋文帝时代弥勒教多次起义,救主思想发自民间,至唐代方便了武则天利用“弥勒下生”的信仰,发动武周革命,乃弥勒信仰的巅峰时期。总之,希腊化时代的救主论透过贵霜化的变压器后在中土有蛛丝马迹可寻。

        《旧约》中愤怒与公义的上帝,是如何演变成《新约》中仁慈的上帝的?这个问题作者也作出了新的解答。自成一派的耶稣将古犹太教信仰推陈出新,发展出一个新层次,这是由希腊化时代轫始,至罗马之混一宇内,泛爱人类的思想已萌芽,斯多葛哲学在耶稣以前已提出了民胞物与的主题,与早期基督徒同代的斯多葛哲学家爱比克泰德亦提出宙斯是“人类之父”,而我们每个人都有内在的神性却背离它(容易让人联想到大乘佛教“人人皆具佛性”的学说)。“历史生态在变,连强奸惯犯宙斯都发生基因突变,有家暴前科的耶和华如不跟进,即遭时代灭顶。”耶稣之死不脱“弥赛亚”宗教观,但保罗传教弥赛亚惨死十字架事件,转化为永生的灯塔,转化成普世的救主宗教。孙隆基先生用一个弥勒救主信仰贯串多种文明,加以解释,其通贯的眼光和识见确实堪称一个“新”字。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简介

孙隆基,祖籍浙江,1945年生于重庆,在香港长大,在台湾受大学教育,获台湾大学历史学硕士学位。后赴美国深造,于明尼苏达大学专攻俄国史,获硕士学位,转赴斯坦福大学专攻东亚史(期间并在上海复旦大学进修一年),获博士学位。曾在美国、加拿大等多所大学任教。重要著作有《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历史学家的经线:历史心理文集》《未断奶的民族》《美国的弑母文化:20世纪美国大众心态史》The Chinese National Character:from Nationhood to Individuality等。

内容简介

《新世界史》是孙隆基先生在其多年在美国教授“世界通史”课程讲义的基础上,综合全球史研究的最新学术成果,写成的世界通史。全书共分3卷。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