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历史/传记/考古 > 盐政:影响南宋历史的一个关键

盐政:影响南宋历史的一个关键

稳住2017 发表于 2017-11-13 08:54:42
书名: 南宋盐榷:食盐产销与政府控制 作者: 梁庚尧


林颐 自由撰稿人,浙江

        在中国历史上,盐长期与铁、农税等,构成国家财政收入的重要支柱。春秋时期,管仲就在齐国实行盐铁专卖制度;西汉时期,围绕《盐铁论》的争辩甚嚣尘上;此后历朝皆遵汉制,盐务掌控在中央手里,实行一套专门的、严密的管理体系。盐政,可谓国之根本。

        台湾历史学家梁庚尧师从林伯羽,20世纪70年代就读大学期间,他开始钻研宋代盐榷制度,后来,他与盐史学名家郭正忠长期笔札交流,又在其引介下结交另一位宋盐专家戴裔煊。梁庚尧的《南宋盐榷》丰厚翔实,是南宋盐史研究的一项综合成果。

        该书收录梁庚尧历年九篇长论文,共计43.3万字,最早的一篇是《南宋的淮浙盐场》,写于1986年间;最后一篇是《南宋政府的私盐防治》,发表于2006年6月。两篇专论淮浙盐场,三篇论述闽粤盐政,两篇论述川盐,最后两篇论述私盐防治,涉及生产、运输、经销各个环节,也涉及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以及盐户、盐商境遇变化等各个方面。

        宋代盐税的征取办法,大致分官鬻与通商两种方式。“官鬻为政府直接转卖,由官府自运自销,甚或配售于民;通商则为政府间接专卖,由商人向政府请钞运盐,亦即钞盐法在制度上属于通商。”梁庚尧进一步解释,“一般讲来,官鬻的利入归于地方政府,通商由于须向朝廷的榷货务请钞运盐,利入归于政府”。可得出结论,两种方法实质就是中央和地方的盐税分配。官鬻法即高度垄断的专卖法;通商法相比要自由一些。两种方法调节得当,国家收入就有保障;假如失衡,必会引起连锁反应。《南宋商榷》所展现的盐政危机,就是在失衡状况下暴露的各种问题,以及朝廷希图解决却落空的各种失败之举。

        南宋初年,国家对盐的生产、运输和销售实行垄断,一般是将全国划分为若干盐区,各区所产之盐必须按国家规定的办法和规定的区域销售,盐的垄断价格构成国家财政收入。如淮南、福建和浙江等沿海盐区,盐的收购价为每斤四文,卖给百姓的价格则为33文,抬价高达八倍以上。这套制度,实质上是北宋以来盐引法的进一步应用。《南宋盐榷》并未清晰描述两宋间盐政的承袭,根据郭正忠著作,我大略概括如下。

        宋太宗雍熙(984-987)时,因对辽用兵缺乏粮草,招募商人输粮草至边塞,然后官府给商人名为“交引”的凭证,商人凭“引”到京师领取现钱或到指定盐场领盐贩运。庆历八年(1048),主管解池盐务的范祥创行盐钞法:令商人至边郡以四贯八百文领一钞,钞上注明可领盐数量和价格,商人持钞至产地交验,领盐运销。蔡京当权时,又于政和三年(1113)改行引法。盐引分长引和短引。长引缴销期为一年,销外路(路是府之上的最高地方行政组织),短引期一季,销本路。商人缴纳包括税款在内的盐价领引,凭引支盐运销。

        这是南宋盐政的初始,读者应当明了。另外,梁庚尧的论述围绕政事,人事皆一笔带过,但我认为,其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人,还是应该多留意。比如,南宋初期经济改革的核心人物——赵开(1065-1141)。赵开的盐法具体做法:设置合同场,主管检查盐引、过秤等项事宜,并负责收引钱税(即专卖利益),收税给引,每斤纳引钱税25缗,另征土产税等九钱四分,过税钱七分,往税钱一钱半,另外输各种手续费每引60钱。赵开变茶、酒、盐法的目的是为筹措军饷,确实起到了增加税课的作用。当时张浚统领西南军队,《宋史·赵开传》有言:“时浚荷重寄,治兵秦川,经营两河,旬犒月赏,期得士死力,费用不赀,尽取办于开。开悉知虑于食货,算无遗策,虽支费不可计,而赢赀若有余。”可见赵开的税改对保障军费开支的重要性。

        稍加思索,就能明了,赵开盐政的关键在于盐引。换句话说,到底要发多少盐引才是适当的?盐引法原本是为适应四川井盐生产比较分散的特殊状况而设计的,在四川盐区最为成功。但是,正如梁庚尧所陈述的,自南宋初年以来,为了纾解四川的财政困难,不断增印钱引。建炎二年(1128)的发行量是180余万缗,绍兴十三年(1143)已达3700余万缗,绍熙二年(1191)更增加到4800余万缗,结果必然导致盐引的大幅贬值,以致川盐产区日趋凋敝,井户与盐商境遇恶化,社会动荡。

        淮浙盐区原也实施北宋以来的钞法,不过并未废止官鬻,而是官鬻与通商并行,且官鬻是以官府先购钞请盐,再运销于民间的方式进行,所以表面上看去和通商并无二致。到了南宋晚期,淮浙盐的官鬻盖以朝廷的政令来推动,收入归于朝廷而非地方。至于福建,自南宋初年以来曾于建炎四年(1130)、绍兴四年(1134)和乾道八年(1172)三度试图推行钞盐法,可是闽地官吏强势、民风彪悍,都未能成功推行,官鬻制度后来又演变成政府收了产盐钱而不给盐,默许民众自由买卖,因此南宋政府在福建的税收漏洞很大。

        总的来看,南宋盐政呈现日益僵滞的形势,高度垄断,与民争财,商人若想牟利,只能从事私盐贩运,地方政府往往参与其中,或以质次掺沙的食盐充斥替代。私贩多是权门势家,况且私盐质优价廉,造成官盐积淀滞销,盐课亏欠十分严重,到了晚期,军队因为供给不足甚至也参与贩卖私盐,遭受层层压迫的盐户逃亡、反抗事件屡屡发生。

        梁庚尧对材料的占有是极其丰富的,完整、详细地呈现了南宋盐政改革的图像,不过,对于隐藏在各项措施之下以及贯穿改革过程之中的经济思想的衍变,作者并没有加以清晰勾勒。《南宋盐榷》长于专题的研究,普通读者或许难以找出头绪,若想有更宏观的整体理解,最好还能阅读其他专著,毕竟,盐非小事,历史需要多种声音。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简介

梁庚尧,祖籍广东省新会县,1948年生于广州,1956年定居台北。台湾大学历史系学士,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硕士、博士。历任台湾大学历史系讲师、副教授、教授,现为该系名誉教授。

内容简介

本书从不同角度探究了南宋盐业的地理分布特点、兴盛与衰敝的过程、政府法令的推动与成败、私盐的产生机理与防治等问题。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