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教育 > 大学让人成为最好版本的自己

大学让人成为最好版本的自己

稳住2017 发表于 2017-06-19 08:39:45
书名: 大学的精神 作者: 蒲实,陈赛 等


李健明   学者,顺德

       《大学的精神》的核心虽然书名已点明,但要清晰叙述却很难。毕竟,这是一次漫长而艰难的精神磨砺。采访者一旦进入每个大学的文化体系,一切看似熟悉的事物或预设的结论都会突然变得陌生遥远甚至不堪一击,它更一点一滴地颠覆早已垒好的知识结构和多年积累的自信。那种一下子无处下手和一无是处的痛感叫人搔首踯躅,但这倒也正暗合马克斯·韦伯的名言:灵魂不经过寂寞和清苦之火的锻打,完全炼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令人欣慰的是,作者们因深入第一现场并作长久追问和文化调适,令《大学的精神》展示出它在当代世界大学思想探究上难有其匹的文化价值,更深刻影响着当下与未来对关心自身发展和终身学习的读者。

       有趣的是,他们走遍世界后最终在后记提出并反思“大学”二字的初始含义:世界的不同部分相遇之处。即一个世界相遇、讨论、产生知识的场所。这种思考方式,也正印合剑桥大学教育观念:“掌握拉丁语对于进入剑桥依然很有用——它表明你有严谨的思维,而且能更好地理解语言的本原。”或许,这也是不断追问后的自然回归。

       通过语言的源头去获取表象后的实质,作者们也在采访中潜移默化地获得并使用这种来自大洋彼岸的学习方法,不失为水到渠成的顺带收获。因此,我们在阅读过程实也得到两种收获:作者们笔下大学精神的叙述与思考;他们在思考大学精神的同时不断深化思维模式。实则这些都是大学影响力的现实倒影。它用事实清晰证实大学无远弗届的影响力:它不仅影响着在校师生,也影响着接触与思考过它的人。


       虽然在书中论及的七所大学中耶鲁看似最固执传统,实则代表着当代西方文化精英对传统的另一种诠释和坚守。与斯坦福大学漫山遍野春草破土出般的澎湃激情相比,耶鲁大学更似夏日漫长而宁静的阳光,温热、坚定、无处不在,默默指引着前行者的远方。它的所谓保守实是对传统积淀下来人类智慧精髓分外的珍重。

       这一点与哈佛人要获得“古老的传统中形成的智慧”一脉相承,但耶鲁大学珍贵的理想主义在锤炼师生身心的同时,也让他们得以出人意表地将激情和智慧放置在许多人从未俯身关注的区域:普通社区。据统计,超过七成的耶鲁毕业生曾从事社区工作,这种看似永远不会交叉的两个巨大空间,却在耶鲁人手中完美接驳,他们将高贵的精神和不绝的智慧落实到辅导残疾小孩,帮助厨房干活,让人读出相对静默却让人震撼的耶鲁内心:“在这里所接受的教育如果不能对一个独立个体、一个知识分子和一个公民的人产生影响,那么这种教育就不值一提。”然而,他们绝非远离尘嚣,因为耶鲁一直专注的是两个教育核心:致力本科教育与培养领袖人物。其教育观念也可印证这种精神:不固守一个学科的狭窄学习,将知识发挥到最极致,保持学习对以外某种事物长久的兴趣与激情。其实,这已不仅是耶鲁大学的核心,也是其它几所大学办学的共通理念,耶鲁大学校长的表述深具代表性:“如果一个学生从耶鲁大学毕业后,居然拥有了某种很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这是耶鲁教育最大的失败。”

       教育价值的当代有效延续已成共识。因此,哈佛大学倡导的是“获取知识的方法与途径”,牛津大学则是“追求有品位的学问”、剑桥大学更指向“培养学生的思考方法与精神生活习惯”、海德堡大学倡导的是“独立思考精神”的能力。它们都有条不紊地推拥着学生从不同途径奋力前行,不断突破知识的边界和智慧的极限去无限接近学问的核心,在既宽广又深入的艰苦学习中无限接近学习的本质,体味智慧追求的甘苦,不断突入不同领域的边界,捕捉全新天地里最迷人的灵感。

       在当下,深而广的领域交汇处正是新学科的诞生点。

       麻省理工大学教授的感叹令许多人深有同感:“科学最让人兴奋的地方在于交叉领域”,剑桥学子最关注的也是不同专业的人如何突破传统学科的限制,但是,抵达众多学科交叉区域的路径,确需学生艰苦卓越的学习和教师四两拨千斤的妙手点化,这正是最迷人却最叫人焦灼不已处,而不同学校的风格又是那样千差万别。麻省理工学生的发问有点君临天下的气派:寻找世界上最难的问题,然后攻克它。哈佛人则激情不减地坚持挺进。他们很清楚:永远不要试图寻找绝对真理,但要一刻不停地向它靠近。因而其核心课程是将本来熟悉的事情变得陌生,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切入。因此,许多人大学四年脚步匆匆,似乎无所不学,但停下来细细回想,又似乎无所收获,不过,“他们都收获了一个心灵水印”,那就是大学几百年积淀下来的思维方式,也是他们日后不断挺进的基石:“获取理解事物核心的方式”。


       虽然他们“每天都像拥抱自己的新娘那样拥抱孤独”,但绝非孤寂封闭,不闻天下事,而是展开双臂去拥抱各种挑战并奋力最终成为领袖人物。他们很清楚,“出类拔萃的研究才是他们安身立命的基石,也是他们所有权力和光荣的源头”,因此,从“哈佛四点钟”的著名传说到校园里夹着书本穿梭的学生,人们看到的是图书馆里焚膏继晷的苦读和晚上快乐而乱糟糟的宿舍,“成为更好的自己”已是这七所大学不谋而合的座右铭。

       因此,全书从不同侧面不断回应和逼近当代大学的目标。纵观七所大学的叙述,其核心则是个人健康全面成长与推动国家发展和人类进步间的良性互动,不过,每所大学侧重相异。

    哈佛大学认为“高等教育机构往往是一面鲜明反映该国历史与民族性格的镜子”。他们要为社会培养有责任感的公民。耶鲁则在看似保守中着意培养才能全面的人才,而斯坦福则是强调法律规定下的自由,“灌输爱的理念,以及追求生命、自由与幸福不可剥夺的权力的尊严”。麻省理工住宿制的设立,无疑为朝夕相对的学子们提供一个思想交流和一生友谊缔结的机会。海德堡大学推崇“学会继续问问题,而不是认为一切一开始就规定好了,就是一个伟大的责任”。

       牛津大学仍遵循一对一的精英教育。在他们看来,每个学生都是人类精华的代表,在他们严谨甚至有点拘谨的教育中,尽善尽美地教育出一个高尚的人,正是他们对人类和历史的负责。剑桥的观点是“获得智力的真诚”。在他们观念中“如果你很聪明,一定要善用你的聪明,这既是特权,也是责任。你必须记住,为了你今天能在这里享受高等教育,很多人付出了很大代价”。朴实中蕴涵真切,更散发着深沉人性关怀。

       每个大学风格相异的思想指引,实则是大学几百年积淀的价值观与方法论,也是人类不断挺进的成功路径。不过,批判性思维与追寇入林的思维方式几乎成为这些大学的通则,而不断突破学科的界限,向学科融合,各种领域精英的资源和才华开放互动更成为他们共同的前进通道,这些学子在实现自我价值的同时最终达至学校的教育目的:理解自己在世界的位置,追求富有意义的人生。


       耶鲁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多少能体现当代大学相异的价值取向。如果耶鲁、哈佛仍对古老的故乡保留着难以割舍的文化思绪,那么斯坦福大学则以活泼精进的创业精神突入当下精英的文化核心。与哈佛大学寻找社会回归和散发着社会关怀的绅士式相异,斯坦福大学则直截了当地宣告自己的主张:培养学生的有用性和人生直接有用性以促进文明进程。他们认为将学术转化为商品是商业时代的必然,更能推动整个地区的经济发展,他们坚信大学教授的知识如果只停留在围墙内无法产生广泛的社会效应,会极大挫伤他们创新的积极性。这其实涉及当代人不断追求的个人价值结构与社会认同:高雅的贵族精神,适度介入尘世生活,关照和实现自身价值。这一点,时光流逝看似分外缓慢的剑桥大学也清晰表达着相似观点:珍视自己的智力价值。

    虽然耶鲁人的设计与产业资本一直保持距离,不会主动进入市场,但他们研究的目标仍是创造和引领产业。毕竟,他们培养的是领袖和精英,但同为培养领域精英的斯坦福大学学生虽在研发创新和设立企业中遇到九成失败的存在,但若成功,将影响人类。在硅谷,在斯坦福大学的文化核心地带,在充盈着创新和创业精神的神话帝国,激情和憧憬推动下的师生们精准地平衡着财富与创新的微妙距离,不断增大个人能量,诞生出有目共睹地变革世界的企业:谷歌、雅虎、苹果,实现着改变世界的诺言。

       当然,斯坦福的教育绝非一味创业和大而无当,倒是极注重回归到教育具体细节的落实。许多斯坦福学生大学四年的最大收获是:理解如何推进一个研究项目——提出好的问题,搜集准确的信息,提出假设,并小心加以验证。

       然而,麻省理工大学的教授却坚守着前半部分相似,后半部分相异的观点:他们必须懂得挑战知识的极限,改善地球人类的生活,而不是整天想着怎样赚钱。

       针对这些现象,本书作者也在后记中提出“斯坦福在激情万丈地创造未来,但那个未来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

       书房与市场的把握与平衡,确是当下也将是东西方文化共同面对的最大课题。

       不过,在哈佛或者其它大学,诺贝尔奖获得者进入公司早已司空见惯,“‘知识市场’已根本改变了知识的生产模式和效率,对科学的探索不再出于纯粹的好奇心,而是为了满足市场的需求。”这一观念早已成为大学人寻求社会回归的巨大标语。因此,人们虽然承认“科学是唯一真正全球化的文化”,但人文学科的深入探究也永未懈怠,仍与科学研究并驾齐驱。如同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诺贝尔奖获得者罗斯设立的市场设计这一知识体系那样,他们在获得社会认可的同时,也获得学科的拓展和自我价值的认同。

       各种学科的融合正改变着人们的思维,也改变着整个世界。当今最顶尖的大公司管理层大多出自工程学院也明显说明,传统边界的模糊处或许正是未来社会的突破口。因此,剑桥大学教授罗斯-安德森所说:一个杰出的大学也使人类文化获得新生——我们对世界的看法和理解都发生了变化。其源泉,或许就是智慧与资本的融合。许多大学一再强调本科生多学科的并行学习或许正是应对当下融合的良方。

       不可否认,上述困惑虽将一直存在,但也将在不断的纠结和平衡的追问与解决中获得前进的灵感和力量。但“成为最好版本的自己”应是所有学子所求。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简介

蒲实,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2008年进入《三联生活周刊》工作至今,任主笔,一直从事国际政经、文化与科技报道。封面代表作品包括《硅谷乌托邦》《美国之惑:特朗普时代》《“一战”百年启示录》等。 陈赛,1978年生,毕业于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自2005年加入《三联生活周刊》至今,现任周刊主笔,《新知》杂志编辑。

内容简介

本书作者历时7年,通过实地探访,集中采访大学校长、学院领导、教授、大学学生等,追寻7所世界名校的魅力与品格、积淀与气质:代表精英意志的哈佛、培养社会领袖的耶鲁、作为硅谷心脏的斯坦福、成为现代绅士摇篮的牛津、为读书而生的剑桥、思辨之地海德堡、让梦想起飞的麻省理工。 从氛围到环境,从历史到现实,从制度到精神,本书对这7所世界名校进行了全方位的呈现。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