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医学/生理学 > 一根蛇杖串起西方医学史

一根蛇杖串起西方医学史

稳住2017 发表于 2017-06-16 09:01:14
书名: 蛇杖的传人:西方名医列传 作者: 舍温·努兰


林颐

古希腊神话有个医神,名叫阿斯克勒庇俄斯。据说他观察到蛇对药草的神奇感知能力,蛇还可以通过蜕皮得以“返老还童”,因此他行医采药都与蛇形影不离。盘绕着一条蛇的手杖是阿斯克勒庇俄斯的象征,后来也作为西方医学的象征。

这个神话包涵了一层寓意:原始医学起源于对超自然力量的向往。几乎所有的文明之初,医与巫总是同源。这里的巫并非暗黑或邪恶的指称,它容纳了强烈的信仰,广泛地影响并塑造着人类的历史。不能否认信仰在治疗疾病中的作用。不过,单凭信仰或者少量的药草知识,如此缔造的原始医学系统,肯定远远无法抵御疾病对人类健康的侵蚀。医学呼唤科学与理性,必须建立在实证的基础之上,才能真正地把人类从病痛的折磨中尽量解放。

阅读美国医生、作家舍温·努兰的《蛇杖的传人》,揭示了医学发展过程中的层层迷茫和重重障碍。医学的重要性长期未能得到普遍认识,种种匪夷所思的邪说和古怪的做法被广泛地应用在病人身上,不仅不能救病人于水火,反而常常加重病情,或无形中助病毒为虐。该书以15篇医家小传串连起一部西方医学的漫漫长卷。有一点很明显,名医的数量在时间节点上的分布是不平衡的。这种不平衡恰好说明了医学前期发展之缓慢、中间阶段的复苏,然后才是近两三百年的腾飞。

在最早的两千年,努兰只写了希波克拉底和盖伦。希氏学派反对“神赐疾病”说,积极寻找病因,关注个体病征。浸润其中的人本主义精神,在今天化作了一份庄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西方医学院学生的入学第一课,必须朗诵且时刻铭记。盖伦是古罗马二世纪时期的著名医生,他关于解剖及生理的研究,指出人体的运作法则及致病机制,他的研究是其后一千多年里西方极少可奉为经典的医学论述。

文艺复兴时期,维萨里、巴雷和哈维等人,复兴了古希腊时期的学术精神;还有达·芬奇、米开朗琪罗等艺术家,他们用美术带动起对人体的探索热潮。解剖学得到了大发展,血液循环秘密揭晓,当人体内部的小宇宙向外界开放,那么,穹苍万物奥秘的敞开方才指日可待。

现代医学则在人类群体受难的背景下诞生。17世纪之后,医学院和正规的医疗机构开始建立,对疾病的系统性反应机制逐渐形成。医生们有机会反复观察病情及其变化过程,那些医术高超的人得到了公众的钦佩和尊敬,并且意味着收入的增加。

但新的忧虑随之而来:作为医生,应当更关心疾病还是更关注病人?医学的伦理边界在哪里?假如医生的人格和技术分裂,他仍配称名医吗?书中那场围绕着“谁先发明乙醚麻醉”的纷争,仿佛一则现代医学寓言,折射医生们追名逐利的本能。这部《蛇杖的传人》让我们了解西方医学史,对医生们也多了一些理解和深思。来源:晶报


作者简介

舍温·努兰(Sherwin B. Nuland),耶鲁大学医学院外科医生,耶鲁大学医学院外科学、医学史、医学伦理学教授。《纽约客》《纽约书评》专栏作家,美国国家图书奖获得者。著有《生命的脸》《死亡的脸》等广受大众欢迎的作品。

内容简介

努兰采用故事性的叙述手法,将西方医学史上至关重要的名医盖伦、威廉·哈维、约翰·亨特等的人生经历娓娓道来。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