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经济/金融/管理/投资理财 > 破灭的东亚奇迹:失去的二十年

破灭的东亚奇迹:失去的二十年

bookking 发表于 2016-06-05 20:29:20


文/闫不甜

卡尔·波普尔说,未来是由历史条件预先注定的。

东亚国家一千多年来起起落落,但最终却始终没能够脱离农业文明的桎梏,发展出更高层次的文明。

然而当其骤然接触至最先进的文明之时,所产生的碰撞却异常激烈,在千年的沉寂之后表现出了与现代文明高度的相容性,最起码曾经在表面上确实如此。

日本在佩里叩关后不久便决心融入一个完全异质的文明,不可谓不决绝,而其成绩也异常出众。明治维新不过半个世纪,日本便已在东亚与那些强大了数百年的欧美国家一争长短,而在此一妄想被强制终结之后,短短30年又在废墟上迅速的建立了一个使人为止侧目的、异常耀眼的国度。

欧美在赞叹这一奇迹之时,将此归结为日本所拥有的、一千多年来东亚文明所积淀的那种不同于西方的特质:有秩序的社会、强大的政府、财阀式的家族企业、温情脉脉的雇佣制度和勤劳的人民。

而当日本同样突兀的从巅峰跌落之时,却让人大跌眼镜,这个奇迹的创造者在制造危机之时一样的前无来者,绵延数十年的慢性萧条也从未在资本主义历史中所呈现。

当池田信夫事后再次梳理日本所创造的一切之时,却发现那些东亚特有的文化沉淀已经成为这个国家前进的阻碍。尽管其在追赶阶段确实产生过特别的功用,然而日本奇迹更长久的维持,也许恰恰有赖于那些异于其传统的、与现代文明所共有的力量。

强势的政府、森严的社会、壁垒鲜明的财阀、僵硬的雇佣制度,这些东亚文明所共有的历史积淀如果不能变的更适应市场经济的生存,那么市场只有通过长期的萧条将这些阻碍一一出清。


文官集团与产业政策

七八十年代,日本几乎横扫欧美国家所拥有的大部分产业,其相对低廉的价格和精致的品质造就了日本制造业的神话。毋庸置疑,这一奇迹首先来源于日本事务官僚集团的努力。

日本政府机关囊括了日本最优秀人才,特别是通产省、大藏省成为最优秀年轻人的首选。然而很多人并不打算以此终老,他们在数年之后以积累的政府人脉为根基跳进私人企业。

官僚集团通过产业政策将这个国家的经济命脉紧握于手。这些政府的事务官们借鉴欧美国家现代化的经验,为这个国家打好了坚定的蓝图,再通过森严的官僚系统将这些远景异常严格的执行。产业政策在追赶时期无疑是非常有效的,毕竟有先进国家的得失作为参考。

然而一旦发展到一定阶段,超出了西方国家的经验继续往未知的领域的前进之时,产业政策便无任何作用,因为市场的进化是不可预测的。90年代后日本关于信息技术的产业政策没有一项是成功的,而同一时间,美国在里根改革之后重新散发出了异常强大的力量,造就了此后20多年的高科技革命的浪潮。

但官僚集团已在数十年经济发展中成为日本经济中最强大的势力,由于事物官不跟随竞选而变动,实际上成为立法权和行政权的幕后操纵者。大部分产业政策都是由中央机构级别最低的课长(处长)执笔和运作,通过局长与选举产生的政府进行沟通,在行政系统内部达成一致后提交至议会。而由于内阁制运作的结果,执政党绝大多数政策都将在议会获得通过。

由历史所沿袭的文官系统大大超出了现代市场经济运转所需要的范畴,但其已经成为国家的实际权力中心,这也成为下一个世代日本全面复苏所面对的最严峻的敌人。


僵化的劳动力市场

在日本经济神话喧嚣之时,以“终身雇佣”和“年功序列”为标志的雇佣制度曾经被认为是日本经济奇迹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其造就了最和谐的劳资关系。

在日本经济最繁荣的七、八十年代,绝大多数公司都已经实行终身雇佣制,大部分人从毕业后进入一家公司,便将在此渡过一生。工会为这些正式员工提供了强大的保护,他们几乎不会被公司解雇。而那些年龄较大的员工,尽管很多人已经不再为公司创造价值,但是由于“年功序列”的保护,他们仍将享受远高于年轻人的收入,成为公司可有可无的“闲散族”。

这种来源于日本农村式共同体的变形,在经济繁荣之时成为社会的缓冲器。由于长期的共生,日本的劳资关系要比欧洲和谐的多,因为这些人都要在企业中渡过一生,劳资双方都会为了企业生存而相互妥协。

然而当经济泡沫破灭之时,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无法维持此种繁重的负担,便由此产生了一种特殊的不平等,并由正式工和非正式工构成一种巨大的心理落差。

那些在危机之后,越来越多不能进入到企业之中成为“终身雇佣”的员工主要是年轻人,他们为社会所创造的价值要远大于那些仍旧享受着终身雇佣的老年人,而收入却要低的多。

此外,僵硬的雇佣体制也使得企业根本无法在经济周期之中通过劳动成本的调整渡过衰退,很多企业最终都被这种用工制度所拖垮。


失效的经济理论

当然,日本仍然存在很多来源于历史形态之中的、阻碍市场发展的因素,池田信夫将在《失去的二十年》中为大家所一一揭示。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日本所拥有的历史经验其实在大部分东亚国家都真实的存在,而东亚国家现代化的历程大都沿袭日本经济奇迹而来。无论是东亚四小龙,亦或是近晚的中国,其经济模式都未能脱离由政府所主导的出口导向型发展经验,而日本经济中那些致命的因素也同样为其他东亚国家所效仿。

由此,东亚国家天然的容易受到凯恩斯主义的诱惑,在一种政府通过财阀或者国企所主导的经济中,频繁的使用财政政策与金融政策,其所导致的一种必然的结果便是,有朝一日所有经济政策的失效。

这正是我们在日本长达二十多年的经济泥沼中看到的最重要的教训:经济危机并不可怕,但是一旦通过过度的凯恩斯刺激,使其发展成日本式的经济危机,便恐怕将会是持续几代人的噩梦。

由此,日本的经济危机并不是周期性质的,而是结构性质的。日本只有在改革之中将那些曾经引以为豪的、东方式的传统大部分剥离之时,才有可能迎来下一个真正的奇迹,否则,日本大约只能在这个泥潭中越陷越深。来源:凯迪社区


作者简介

池田信夫,1953年出生于日本京都。从东京大学经济学部毕业后进入NHK(日本广播放送协会)工作,先后担任记者、策划等职务。因揭露政府滥用财政项目费用以及深入的经济报道而在业内享有盛名。后被提升至管理岗位,觉得无聊而离职,成为自由撰稿人。之后历任国际大学国际社会研究中心教授、经济产业研究所首席研究员等。现任上武大学教授。

内容简介

日本已经陷入了连续二十年的经济停滞状态,史称“失去的二十年”。《失去的二十年:日本经济长期停滞的真正原因》清晰解读了其来龙去脉。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