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文学/文化/语言 > 银行为谁而生?

银行为谁而生?

nk12502 发表于 2015-12-29 08:59:42
书名: 钱商 作者: 阿瑟·黑利


作者:孙伟锋

  阿瑟·黑利创作的小说《钱商》虽以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银行业为背景,但其中不少桥段,诸如滥发信用卡、信用卡诈骗、大银行的势利、银行规避社会责任、银行高管的贪腐,对于40年后正处于转型期的中国颇具镜鉴意义。

  作为行业小说,阿瑟·黑利在《钱商》创作上下的苦功丝毫不逊于现代作家茅盾创作的《子夜》—前者在银行作了艰辛的蹲点调研,后者对证券交易所的运作作了深入研究。区别在于编剧出身的阿瑟·黑利过于强调紧凑、密集的戏剧冲突,这阻碍了《钱商》无法具有史诗性力作理应具备的宏大格局。这既是阿瑟·黑利行业小说的畅销书定位使然,也揭示了其无法跻身伟大小说的根源。

  作为一家上市的家族企业,美利坚第一商业银行遭遇的危机不啻当下中国银行业的注脚,由此也衍生出了更具根本性的问题:银行为谁而生?

  美利坚第一商业银行创始人的孙子、现任总裁班·罗塞利已是肺癌晚期,其子在二战中丧生,孙子死于越战,这让现任总裁继承人的课题提上了议事日程。总裁在经营战略上的价值取向直接影响银行的运营理念,这也正是小说中人物性格冲突乃至小说戏剧性的来源—在总裁候选人、副总经理罗斯科·海沃德看来,银行为利润而生。为实现利润最大化,美利坚第一商业银行应该着力于服务超国公司(作者在公司取名上煞费苦心)这类的大客户,至于小微企业、东城新区改造项目这类利润微薄甚至带有公益性质的业务应该避之唯恐不及。在另一位总裁候选人、副总经理亚历克斯·范德沃特看来,银行不应对超国公司这样的财阀趋之若鹜,小微企业乃至旧城改造贷款才是银行理应关注的利润源泉。一言以蔽之,罗斯科和亚历克斯作为下一任总裁的竞争对手,庶几代表了金融资本在价值取向上的分歧:前者重视上层,后者注重草根。

  罗斯科在以财阀企业为代表的大客户争取上体现出的目光短浅、急功近利和唯利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