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历史/传记/考古 > 太平洋战争中的香港战役

太平洋战争中的香港战役

sanlitun_bj 发表于 2015-09-15 21:54:48
书名: 孤独前哨:太平洋战争中的香港战役 作者: 邝智文,蔡耀伦


文:李怡

今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七十周年,上星期四,中国纪念“抗战胜利70年”举行阅兵,香港也在9月3日放假一天。港英时代,定下8月30日是香港重光纪念日。97年主权转移,取消了重光纪念日,并定出9月3日纪念抗战胜利。但8月30日,仍然有市民到位于柴湾的西湾国殇纪念坟场,为安葬在那里的香港保卫战阵亡士兵致悼。香港的二战历史,与中国大陆不同,改变二战的纪念日,不等于可以改变已成事实的历史。


香港的重光纪念日

中国经历的是八年抗战,香港是三年八个月,因香港是英国殖民地,在中日战争开始四年多,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后才被卷入。日本在1945年8月15日宣布投降,9月2日,日本与同盟国签订《降伏文书》;中华民国将9月3日定为军人节,中共建政后把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定于9月3日。

正如世上所有的战胜国,都会在敌人投降后迅速抢占地盘一样,大陆的国共两党也在日本宣布投降日起即抢在各地“接受”日军投降,以便占据更多地盘。英国在日本正式受降之前,派出庞大海军舰队,包括两艘航空母舰,迅速重掌香港,并以8月30日作为重光纪念日。正式受降日就在9月16日,英国皇家海军夏悫少将接受日军投降。

日本是于1941年12月8日,与偷袭珍珠港同日进攻香港的,香港守军的保卫战打了18天,于12月25日全面失守投降。关于这场战争,两年前香港两位历史学者邝智文和蔡耀伦,合著了一本书:《孤独前哨—太平洋战争中的香港战役》,有深入详尽的叙述。

两位作者,都很年轻,邝智文毕业于中大,在剑桥取得博士学位,现任教于浸大历史系;蔡耀伦毕业于浸大历史系,现任慕光英文书院历史科主任。


守护香港 获取道义优势

1941年香港保卫战,是一场力量悬殊的浴血战。英国忙于应付欧洲战场,虽明知香港难以防守,却反对撤防,认为放弃香港将打击中国抗日士气,进一步削弱英国威信。伦敦政府守护香港的目标,主要是获取道义优势。

进攻香港的日军有三万五千兵力,香港守军只有一万三千,日军有空军配合进攻,英军则早就失去空军支持。在这种情形下,港督杨慕琦仍然多次拒绝投降,直到全面失守。


加拿大军的牺牲

香港保卫战,有英联邦国家参与,其中最值得一记的是加拿大援军。

1941年7月驻港英军司令贾乃锡(Arthur Edward Grasett)卸任返国,途经加拿大之时,特意说服加国派兵增援香港。加拿大最终派出两营步兵约二千人,在11月16日抵达香港。想不到日军偷袭珍珠港并实时进攻香港,战事会迅速展开,加军未站稳阵脚,在黄泥涌峡一役更是伤亡惨重,最终共有557名士兵阵亡。加拿大援军司令罗逊(John K. Lawson)亦告殉职。

今日香港公园之内,竖立了一个士兵铜像,以纪念香港保卫战中牺牲的奥斯本准尉。约翰·奥士本(John Osborn)是加拿大温尼伯榴弹兵A连(Winnipeg Grenadiers A Company) 士官长。当日12月19日下午三点三,A连镇守毕拿山山顶,但很快被日军包围,军队决定突围落山。当时,日军的手榴弹及迫击炮纷纷射向加拿大军队,奥斯本一见手榴弹,便立即拿起扔向日军。有一次,他来不及抛走手榴弹,在场军人马修斯(Matthews)事后回忆:“奥斯本当时离我大概20码,爆炸时,我立刻趴下,心想这次死定了。岂料爆炸之后,我竟然无死,但我见到奥斯本在地上死了。奥斯本用身体盖着炸弹,救了我一命。”奥斯本以身挡炸弹,一个人最少救了六个士兵,因此,他获得“维多利亚十字勋章”,是香港唯一一位军人获此最高荣誉的英勇勋章的。在香港公园立有奥斯本铜像,香港亦有奥斯本军营,用以纪念奥斯本。

香港是加拿大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中,死亡率最高的战场。故此,加拿大驻香港总领事馆每年十二月第一个星期日,皆在柴湾的西湾国殇纪念坟场举行悼念仪式。加拿大总理每次过港,都到纪念坟场凭吊。

加拿大参加香港保卫战的93岁老兵代表乔治·麦唐奈(George S.MacDonell),已出版二本书籍,纪念加拿大军人为保卫香港作出的牺牲。


对香港主权的全力维护

香港保卫战中,另一值得关注的地方,是英国对香港主权的全力维护。

当年英国要应付欧洲战场,明知香港无力抵抗日本,但并没有一开始作出弃守的打算,而是制定防卫计划,在香港建立许多炮台与战壕,准备将兵力集中在港岛的防线。伦敦之考虑与香港主权息息相关。

中共八路军香港办事处当时曾向香港英方表示,东江纵队可以协防,但得不到港英响应。而国军原定以三师驰援,先头部队在英军投降前已抵广九铁路之樟木头,并与日军发生遭遇战。英军在圣诞节弃守,宁可立成战俘,也无意让国军南下。据英国高级军官透露,投降前港督杨慕琦最后一次与丘吉尔通电话,后者指示务必向日军投降,避免国军来港,以免日后无法取回香港。沦陷后,华府设法让香港日军遣回美国俘虏,英方则无动于衷,表面上是无力兼顾,实乃深谋远虑,冀在战争结束时有足够人手马上就地恢复管治。

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开罗会议,在罗斯福总统支持下,蒋介石向丘吉尔提出战后收回香港主权,后者悍然回应:“我出任首相不是来主持大英帝国之瓦解”。

一九四五年二月雅尔塔会议讨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之权限时,丘吉尔为预防中方提案交回香港,特别强调安理会不能强迫归还香港。


从历史开始 建构香港人的身份认同

日本投降后,蒋介石虽四度致函杜鲁门总统,希望日军投降后能由中国战区代表在港受降,但均不得要领。而英国则派出强大舰队,由夏悫少将接受日军投降。

《孤独前哨》主要阐述港英投降之前的作战经过。邝智文其后又写了两本书,一本是:《老兵不死──香港华籍英兵》,叙述97前华籍英兵在不同年代的角色与岗位。另一本是《重光之路──日据香港与太平洋战争》,写日据时期的香港,日军以什么政策管理,英国又如何部署重新接掌香港。这三本书对于读者了解香港这一段重要的历史,建构香港人的身份认同,有很大帮助。[本文摘自香港電台第一台 (FM92.6-94.4) 李怡主持的《一分鐘閱讀》。該節目逢周一至周五播出,並存載於港台網站 (rthk.hk)]


作者简介

邝智文,香港浸会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蔡耀伦,中学老师,热爱研究香港战役的业余军事史学爱好者。

内容简介

作者搜罗现藏于香港历史档案馆、英国国家档案局等处原始史料,发掘1941年香港战役对香港以及东亚历史的重要性,重新还原了二战中的香港保卫战。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