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回忆录/纪实/日记/书信 > 周有光百年自述

周有光百年自述

sanlitun_bj 发表于 2015-09-15 21:46:02
书名: 我所度过的时光:周有光百年口述 作者: 周有光


文:李怡

现年109岁的中国学者周有光,有一句名言:“上帝把我忘记了,把我遗忘在世上了”。何以这么说?因为他不仅长寿,而且到这样的年纪还有清晰的头脑和思考能力。他说:“虽然我对人生与死早已淡薄,但我所记忆的历史还在前行。”最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我所度过的时光:周有光百年口述》,从个人经历的角度,见证了中国近百年的历史变迁,是非常值得阅读的书。

周有光原名周耀平,1906年生于江苏常州,原是银行家,1949年后改行从事中国语言文字工作。1950年代主持拟定《汉语拼音方案》,建立了影响华人世界的汉语拼音系统,被誉为“汉语拼音之父”。年逾百岁,被友人戏称为“四朝元老”的周有光,仍然思维清晰敏捷,在与访客谈话中,常有精辟见解,百年社会阅历更是口述历史的宝库。

本书是周有光最完整的回忆作品。文字记录源于周有光1996年至1997年期间,与友人、家人持续一年左右的长谈录音材料。内容从自己的家庭渊源谈起,细数清末至今日之历史演变,以现场亲历者的身份,透过敏感的眼光和个人记忆,讲述包括抗日战争、太平洋战争、文字改革、“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五七干校”、尼克松访华、唐山大地震、改革开放、香港回归问题等百年历史的关键时刻及其对个人、社会的深刻影响。内容覆盖家庭、教育、国家、社会、战争、经济、文化、爱情、晚年生活等方面,谈到的中外人物接近200位。


百年历史记忆

全书厚达五百多页,内容是以谈话方式讲他的百年所见所闻所思。通篇保持了周老聊天时生动的口语化特点,语言随意自然,充满智能、乐观、幽默的基调。由于这本书不是周有光为了出版、而是为亲人留下记录的口述。因此他的回顾不是很有系统的,有些东西也没有考据,是随意而谈,而不是要为历史作证。从历史书写来看,或许不够严谨,但换个角度,如果想听一位老人怎么看怎么回顾百年中国,那是十分值得去看的一个记录。

中国最成功的民营书店万圣书园的创办人刘苏里,谈到这本书时说:中国三千年的历史,都是被篡改的。四九年以来的历史是篡改的最厉害的,大概除了时间、地点、人物接近真实以外,史识、史观甚至史实基本上都是假的。我们这一代人基本上接受的是假历史教育。近一百年被篡改的历史,谁给我们讲述什么是事情的真相呢?所以,周有光这本书就是一百年历史真相的“证词”,里面有大量的细节,不论是对当时社会现象、社会存在物的描写,还是人物之间的关系。比如抗战,人们在最绝望的时候,整个中华民族还是保持信心。而且那个时候,就像周先生书中讲的,凡是阅读报纸的人,都非常关注欧战的情况,关心美国参战的情况。为什么?人们都知道,我们的处境是和世界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这是当时人们站的高度。但是在今天,即使全球化卷入如此之深,而且又说是大国崛起,绝大部分人反而没有那时的眼界。因此,这本书作为一个历史证词,所关照到的百年,对今天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上帝为什么要把周有光遗忘呢?刘苏里说,他个人认为,周有光是上帝派来启示这个冥顽不化的、跌入历史深渊而万劫不复的民族的。


周先生的生活小事

中国历史学家葛剑雄在为《我所度过的时光:周有光百年口述》写的前记中说:

周先生对一些重大事件或人物的回忆只是从自己的亲身经历或见闻出发,而不求全面完整,也没有什么个人追求,更不会制造什么轰动效应。

比如他讲了一次与爱因斯坦聊天,但实际不止一次。但他说:“因为是他无聊才找我去的,所以后面几次谈了什么我早已忘了。”绝不会因为爱因斯坦是世界名人,他就会详细讲述无关紧要的内容。又如“反右”,是中国政治生活中一件大事,也是知识分子刻骨铭心的记忆,但周先生因从上海调入北京、从经济学界转入新成立的文字改革委员会,有惊无险,因此他只用“不是一个重点单位,但是也必须按照比例划百分之几的右派,因此划了几个青年”一笔带过。章乃器是他的老朋友,周先生说:“章乃器是抗日期间公认的上海左派。可是‘反右’运动就定了他是右派。”周先生去看望戴着右派帽子的章乃器,由于不知房号,在一幢八层公寓中一间间敲门,直到最高一层时才找到,“他开出门来,跟我都相互不认识了”。讲到他跟章乃器前妻胡子婴也经常来往,但周先生看望章乃器后写给她的信,她居然没有收到。

这些小事的背后,有多少值得后人想象或探究的残酷史实!再如,在文革后期风传一时的江青接受美国记者维特克(Victor)采访和出版《红都女皇》一事,民间绘声绘色,但周先生在访美时与维特克见面,听她讲了采访江青的情况,还看了维特克正式出版的《江青同志》,发现除了引用江青的谈话以外,这本书并没有对中国不友好的内容,澄清了曾经轰动一时的传闻。


不怕错主义

这本书的前面,有编辑部写的“鸣谢”,概括了周有光一生的主导思想观念和对本书的期盼,“鸣谢”文章说:

周有光先生年初刚过虚龄110岁寿辰,中国内地民间组织了一个“周有光110岁华诞座谈会”,与会者不单只赞扬这位“汉语拼音之父”对汉语现代化的贡献,更多的是敬佩他开放的人文思想和对真理的追求。“要从世界来看中国,不要从中国来看世界”,这一句是周老先生常常强调的。周老一生经历了清末、北洋政府、国民党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四个时代,见证着中国的苦难,时刻不忘中国的前途;但他也强调,自己是世界公民,中国改革开放前他已跑遍欧美日,文革时在干校与农民谈的还是如何借镜瑞士发展宁夏,他不相信有“中国模式”,始终相信科学与民主精神。周老先生对这本口述回忆的期望,是“能让更多人关心中国的前途和历史,从中辨识出谬误与光明”。

另外,有“编辑说明”提到,书出版前,曾专程征询周有光意见,他说他现在要提倡“不怕错主义”,因为任何人或任何主义都不可能没有错误存在的,社会的发展也有赖于不断改正各种错误。一本书或一种观点有错误存在,就需要有批评指正,作者因此有机会与读者交流。

相信这是周有光即使110岁而思想仍然保持年轻的原因。[本文摘自香港电台第一台(FM92.6-94.4)李怡主持的《一分钟阅读》。该节目逢周一至周五播出,并存载于港台网站 (rthk.hk)]


作者简介

周有光,原名周耀平,1906年生于江苏常州,著名语言文字学家、文化史专家,精通英语、法语、日语等多种语言。1950年代曾参加并主持拟定《汉语拼音方案》,在其主导下建立了影响整个华人世界的汉语拼音系统。著有《汉字改革概论》《世界文字发展史》《比较文字学初探》等专著30余种。

内容简介

本书是周有光从未发表的完整的回忆作品。在书中,周有光细数了近一百年来的历史演变,以现场亲历者的身份,讲述曾经耳闻目染的大量情节和故事。书中坦诚地描述了作者作为那一代杰出的知识分子一生极其复杂的心路历程。书中文字记录忠实于作者的讲述,并保持了聊天时生动的口语化特点,语言随意自然,充满智慧、乐观、幽默的基调。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