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历史/传记/考古 > 淮军荣辱

淮军荣辱

sanlitun_bj 发表于 2015-09-03 22:27:12
书名: 淮军四十年 作者: 季宇


文/刘鹏艳

季宇的文学道路是从小说起家的,在我看来,他的追求在于:一方面用文学的思维进行历史叙述,另一方面要用历史的思维进行文学创造。他在系统的史学训练中浸淫多年,其作品中“历史”和“文学”的维度向来是交织互补的。《淮军四十年》是他继《权力的十字架》、《段祺瑞传》、《共和,1911》等长篇历史纪实之后的又一力作,摹绘了李鸿章及淮系集团在“自强新政”上的大野心和大作为,体现了作者从正面建构历史价值的努力。

淮军初起十三营,这支匆忙组建的军队三教九流、鱼龙混杂,是一锅“拿到篮里便是菜”的大杂烩。但就是这样一支“兵将杂冗”、以冷兵器为主的落后军队,却在短短几个月内脱胎换骨,成为训练有素、以热兵器为重要武器的中国第一支近代化军队,并最终取代曾国藩领导的湘军,成为晚清最大的军事集团和政治集团。这得益于主帅李鸿章的“师夷之长技”的决心和非凡的政治军事才能。

淮军四十年的历史正是晚清风雨飘摇、内外交困的历史。在这所谓“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淮军血腥厮杀,左冲右突,一度挽救了濒于灭亡的清王朝。尤其在中法战争中的出色表现,是淮军存世三十九年间最为辉煌的一笔。中法战争结束后,中国迎来了十年的和平发展时期,淮军在军事工业和民用工业上都有重大突破和引人注目的发展。轮船招商局、开平矿务局、上海机器织布局、天津电报总局等一大批新兴企业诞生,无不开风气之先,而北洋海军的创立更是一度拥有“亚洲第一”、“世界第四”的美誉。在所谓“同光盛世”和“中兴之师”的光环笼罩之下,淮军迎来了它的鼎盛时期。

然而令人痛心的是,在经历了海防建设的十年大发展后,作为清军主力的淮系部队却在甲午战争中一败涂地。曾经有如神话一般的淮军垮掉了,留下的最后一支血脉聂士成部也在1900年的天津保卫战中谢幕于八里台。这其中有太多宿命般的无奈和悲哀。事件的结束意味着叙述的终止,然而在事件之下,历史还设置了很多疑问。为解答历史事件之下的悬疑,季宇的笔深入这支封建军队的肌底,写尽了历史的苍凉与暧昧。他剖析了淮军衰落的原因,那是一支军队的梦断,而底色却是一个民族梦想的破灭。

淮军的神话是由后世来讲述的,叙述者一旦开口,就很难摆脱主观的价值判断,他的话语必然带有情感温度和思想倾向。季宇在叙述中力求多用史料说话,不过零度叙事也一样存在瑕疵,这是各种既存的价值观、世界观、文化观和意识形态等主观储备与叙述人争夺话语权的必然结果。但同时我们是否也可以这样理解,正是由于这种力求客观而又不可避免地烙有主观印记的叙述“瑕疵”,才造就了有意义的表达?是否可以这样说,以当代人的眼光重新审视和诠释历史,以对历史的反思来实现对现实的观照,这是季宇建构历史镜像时最本质、最核心的追求,而全书最终的意义也正在于此。[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简介

季宇,江苏泰兴人。安徽省文联主席,安徽省政府参事,安徽省作协名誉主席。著有长篇小说《徽商》《权力的十字架》《燃烧的铁血旗》《江淮雄风》等,小说集《爱的变奏》《当铺》《王朝爱情》《猎头》等,长篇传记文学《段祺瑞传》等,电视剧剧本《新安家族》《徽商》《辛亥风云》等。

内容简介

本书以淮军四十年兴衰为主线,全面展现了这一时期清王朝在内外交困的背景下迅速衰朽以及各社会阶层奋力挣扎的历史。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