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历史/传记/考古 > “四人帮”上海余党的暴乱为何无疾而终

“四人帮”上海余党的暴乱为何无疾而终

chaoxi_band 发表于 2015-08-09 22:14:58
书名: “四人帮”上海余党覆灭记 作者: 李海文,王守家


 文:唐山

        1976年10月9日早8点32分,一架来自北京的飞机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

       机上8人分别是王守常、徐良图、曹大澄等,来自国家建委和计委,到上海调研“抓革命,促生产”,但事实上,他们身负特殊使命,直到今天,这支神秘的“工作组”仍少有人知,更不了解它曾怎样改写中国历史。

       1976年10月6日,在华国锋等领导下,“四人帮”被抓捕,但暂未对外公布消息,因上海、保定两地情况复杂,尤其是上海,“四人帮”经营十年之久,建立了以民兵为主的“第二武装”,仅1974年到1975年9月,便购枪4.8万余,还有40多万步机枪零件,计划装备30个步兵团、10个高炮师、3个地炮师、1个坦克师、1个摩托团。

       上海是当时中国最重要的工业基地,如发生暴乱,必将造成惨重损失。“工作组”的主要工作就是来摸清上海造反派动向,可一下飞机,便被软禁在宾馆中。

       此时,上海造反派的头头儿们已如热锅上的蚂蚁,因与张春桥、王洪文等人中断联络,且“马老”马天水被叫到北京开会后,未反馈任何信息,徐景贤、陈阿大、王秀珍等忙派人到北京打探消息,10月8日晚8点半,他们收到“我娘心肌梗塞”“人都集中了,锁起来了,不能动了”等暗语。

       徐景贤立刻布置:动员武装民兵3.3万人,装备炮和火箭筒85门、机枪78挺,下发步枪和冲锋枪2.7万支、子弹296万发。朱永嘉称,只需抵抗几天,哪怕失败,也能造成国际影响。

       出乎徐景贤等人意料,通过内线联系,“工作组”迅速掌握了他们的动向,为及时向中央汇报,“工作组”借口未带材料,派一名成员迅速飞回北京。

       “工作组”的汇报起到关键作用,中央迅速决策:让已在北京的马天水通知徐景贤、王秀珍来中央开会。

       徐、王反复犹豫,终因心存侥幸,决定赴京,并通知余党:到京即回电话,否则立刻暴乱。

       到京后,华国锋先是“晾”了二人几天,以煞其威风,然后亲自开会,宣布中央处理“四人帮”的决议,徐、王想对抗,看马天水已“转弯”,只好就坡下驴,华国锋趁势要他们回上海后做好善后工作。

       马、徐、王被“纵虎归山”后,中央迅速派出新“工作组”,其中苏振华上将有东海舰队为背景,不惧“第二武装”;而倪志福为上海劳模,威望高于王洪文;彭冲、林乎加分别担任过江苏、浙江省委领导,可调动两地资源支持上海。从中可见,高层布局时用心良苦。

       但,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10月14日晚粉碎“四人帮”消息传到上海,引来一片欢呼,上海人民自发游行3天,“第二武装”顷刻间烟消云散,10月15日,上海民兵通告“枪杆子永远听从党中央指挥”,“上海暴乱”无疾而终。

       为什么“上海暴乱”败得这么惨?

       在后人看来,粉碎“四人帮”似乎是水到渠成,其实不然,华国锋、叶剑英等人当年是冒着生命危险做出决策的,经历十年“文革”,造反派党羽极多,他们把持舆论工具,并拥有大量枪支弹药。能战而胜之,高层重视、决胜千里确实非常重要。

       但,更关键的因素在于,造反派始终未能赢得民心,因为他们中绝大多数人是地痞、流氓,靠恐怖手段上位,号称无产阶级,行事却比恶霸更甚。

       比如陈阿大,号称“三打一踢”,每天上班打乒乓球、打扑克和打人,此外就是在办公室里踢足球,乒乓球输了,拿起拍子就往人脸上砍,做报告时甚至将“巧干”念成“23干”,对秘书、司机张嘴就骂、抬手就打。

       再比如徐景贤,本是大学毕业生,可在“文革”中竟提出医院等级太森严,要求医生、护士刷厕所,让杂工去看病,一名工人病危,想找老专家,被徐景贤拒绝,结果因耽误治疗而逝,可徐景贤自己看病,从来是找老专家。

       朱永嘉嘴上强硬,号召战斗到底,可后来走上法庭,竟吓得彻夜难眠。

       造反派搞乱了经济,人民生活长期得不到改善,而他们自己贪污腐化、任人唯亲,为讨好江青,花数百万美元购买进口胶片、放映机,供其一人享用,王洪文、马天水等人以试吃、试用为名,大量挥霍公共财富,造反派核心成员还巧立名目,享受“特别津贴”,并为王洪文等提供活动经费,王洪文甚至用手表贿赂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以换取情报……

       只要肯向私人效忠,道德再败坏、能力再低下、历史再污秽,都可坦然上位,而他们的管理工具无非是打人、骂人和煽动群众斗群众,事实证明,“文革”中真正翻动起来的是人性中最污浊、最可耻的一面,而这,怎么可能持久?

       面对上海人民自发而起的庆祝,“工作组”曾向上级请示,华国锋当机立断:相信人民。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历史并不只有“宫斗”和权力博弈,人民也不会永远是看客,曾经不可一世的“第二武装”顷刻间灰飞烟灭,可知只靠暴力与欺骗,最终必然是可耻的毁灭,后来者于此不可不知。[来源:凯迪社区]


作者简介

李海文,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研究员。先后在中共中央党校党史教研室、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办公室、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工作。曾任中央文献研究室周恩来生平小组副组长、组长、周恩来研究组副组长、《中共党史研究》副主编、《中共党史资料》主编。出版专著多种。王守家,1926年9月生,辽宁海城人。曾任国家经济委员会袁宝华主任秘书。1988年6月离休。

内容简介

本书全面介绍了党中央在解决“四人帮”问题后,如何秘密地紧急派出中央工作组稳定上海形势,一举解决“四人帮”上海帮派骨干问题的全过程,以及在这过程中,上至中央领导华国锋、叶剑英等的决策,下至工作组成员、“四人帮”余党涉案人员的不同反应及此后结局。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