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回忆录/纪实/日记/书信 > 用心灵照亮人生的标杆

用心灵照亮人生的标杆

guitar2015 发表于 2015-08-01 14:19:13
书名: 沈从文与我 作者: 黄永玉


文/艾兴君

沈从文与黄永玉,一个是文学家,一个是艺术家。他们不但是同乡,还是姻亲,沈从文的母亲与黄永玉祖父是亲兄妹,所以黄永玉一直叫沈从文“表叔”。近日,黄永玉出版《沈从文与我》一书,追忆与表叔沈从文一生的交往,向人们展现他用心灵照亮人生的标杆。

书中,黄永玉用风趣的语言,讲述他与表叔沈从文一辈子的交往经历。表叔是黄永玉一生的领路人,他引领、激励着黄永玉走出凤凰小城、走回中国、摆脱“文革”困境。在黄永玉的生活中,表叔一直占据着颇为重要的位置。三十多年时间里,他们生活在同一城市,有了更多的往来、倾谈、影响。亲情、方言、熟悉的故乡……多种因素使得他们两人少有隔阂,交谈颇深,哪怕在政治运动此起彼伏的日子里,往来也一直延续着。正是彼此的相濡以沫,来自湘西的两代人,才有可能支撑各自的文化信念而前行,从而再现了那一代知识分子的精神追求与人格魅力。

黄永玉写表叔,不愿意用溢美之词。他用《太阳下的风景》《平常的沈从文》这样的标题,多层面地写活了一个真实、立体的沈从文。他把两代人的经历比喻为:“把我们这两代表亲拴在一根小小的文化绳子上,像两只可笑的蚂蚱,在崎岖的道路上做着一种逗人的跳跃。”沈从文过世后他写的《这些忧郁的碎屑》,就显得哀痛弥漫:“三十多年来,我时时刻刻想从文表叔会死。”这一句话里面,有多少说得出和说不出的东西?黄永玉是见证者,是身边的亲人,他的沉痛只此一句,就让人震撼得说不出话来。

在艺术创作上,表叔除了严格要求自己,也将这样的工作标准强加给黄永玉。有一次黄永玉给《新观察》杂志做插图弄得太仓促了,不好看。为这幅插图,表叔特地来家里找他,狠狠地批了他一顿:“你看看,这像什么?怎么能够这样浪费生命?你已经30岁了,没有想象,没有技巧,看不到工作的庄严!”显然,黄永玉后来得益于这样的标准。说到表叔的作品,黄永玉介绍:“他的文章不是讲故事一样讲出来的,而是一个字一个字刻出来的。他曾经跟我说,《边城》改了一两百次。”

黄永玉将表叔称之为“我人生的标杆”。他钦佩表叔精神层面的坚韧,欣赏表叔那种从容不迫的人生姿态。在“文革”期间,叔侄两人都受到了冲击,有一天在路上碰面了,表叔在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对黄永玉说了三个字“要从容”,当时的形势紧张,人人恐慌,叔侄两人是绝对不能停下来说话的。表叔那么一个温和的人,说出这三个字,是需要巨大的勇气。对于表叔的性格,钱钟书曾说过:“你不要看沈从文那么善良和温和,他不想做的事你刀子架到脖子上他也不会做。”这样的沈从文,为黄永玉竖起一个高高的人生标杆。

黄永玉还写了老一辈的友谊。在表叔家,常常碰到金岳霖、巴金、李健吾、朱光潜、曹禺和卞之琳。他们相互间的关系温存得很,亲切地谈着话,吃着客人带来的糖食。印象较深的是巴金先生,他带了一包鸡蛋糕来,两个老人面对面坐着吃些东西,缺了牙的腮帮动得很滑稽,一面低声地品评这东西不如另一家的好。金岳霖先生的到来往往会使全家沸腾,这位哲学家来家时不谈哲学,却从怀里掏出几个奇大无比的苹果,来和表弟家里的苹果比赛,看谁的大(当然就留下来了),或者和表弟妹们大讲福尔摩斯。字里行间,从另一个侧面读出了沈从文的人品。

最后想说的是,《沈从文与我》看似一本小书,历史内涵却极为丰富,文化情怀与亲友情感,呼应而交融,呈现着无比灿烂的生命气象。因为,沈从文与黄永玉之间的故事,实在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厚重之书。阅读文字的同时,还能欣赏大量的老照片和黄永玉的字画,真的是别有一番情趣![来源:深圳特区报]


作者简介

黄永玉,土家族,画家、作家。1924年8月生,湘西凤凰人,原名黄永裕。曾用笔名:椿屋大郎、黄笛、黄杏槟、牛夫子、咏喻、吴世茫、老獭、姚育水等。在中国当代美术界具有重要地位。代表作有套色木刻《阿诗玛》和猫头鹰、荷花等美术作品。他设计的猴年邮票、“酒鬼” 酒的包装,广为人知。先后出版《永玉六记》《吴世茫论坛》《老婆呀,不要哭》《这些忧郁的碎屑》《沿着塞纳河到翡冷翠》《太阳下的风景》《比我老的老头》等作品。

内容简介

本书系黄永玉动情追忆一生的领路人、表叔沈从文对他的栽培、鼓励与帮助。三十多年时间里,他们生活在同一城市,有了更多的往来、倾谈、影响。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