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 社会学/人类学 > 真实的重庆大厦是什么样

真实的重庆大厦是什么样

helloqiyin 发表于 2015-03-21 22:25:50
书名: 重庆大厦 作者: 麦高登


文/梁文道

重庆大厦:世界上所有的丑恶行径都能在这里找到

我想很多人大家都听说过香港有这么一个地方,叫做重庆大厦。重庆大厦这个地名呢,又因为很多的次文化的翻转跟介绍,翻译让很多人了解,比如说像王家卫有一部电影《重庆森林》,那么很多人看了这个电影,就对重庆大厦这个地方有一种浪漫的遐想,想来看一看,你以为你真的会在这个地方碰到梁朝伟或者是王菲吗,当然不会,那只是电影,甚至是扭曲真实的电影,那么到底真实的重庆大厦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坦白讲,你在很多的文字或者是报道里面,都很难了解这个地方的真实是什么,甚至一般香港本地人也都不了解,因为很多香港人,我认识的香港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进去过,或者只是路过,就赶紧跑。为什么呢?因为你总会在夜晚,所以如果你是个单身女子,你会发现你路过的时候,在重庆大厦门口跟它对面的行人道的栏杆上面坐着很多黑色皮肤的人,两眼发光的看着你,或者你会偶尔被他们兜搭,有人说要吃饭吗,楼上有很好的印度菜、巴基斯坦菜,或者甚至如果你想展现出一个游客的样貌的时候,他们会来给你看一些照片,这个照片里有一些冒牌的劳力士,这些有名表等等,那么劝你去帮衬他们。那么我们还可以看一看,有这么一些的记者们,他们在怎么样形容这个地方。

有这么一个记者,他说有在亚洲背包旅行孩子们的家长,最担心害怕的事情,重庆大厦都集齐了。世界上其中一个最锦绣繁华的城市,却有这样一个藏污纳垢和人龙混杂的廉价住处,更不用提它里面有多少潜在的火警和健康问题了。重庆大厦是唯一一个地方,我能在一个戴眼镜的克什米尔老板的手里,同时买到性玩具、周杰伦的盗版音乐光盘,以及一本全新皮质封面的可兰经,它可以用任何五种不同的货币为你找零钱,我还能在重庆大厦的走廊过道和楼梯间,买到飞往孟买的打折机票,两千支TagHeuer牌子的伪劣手表,或买一块能无限分钟致电尼日利亚的拉格斯的手机卡,你会消失在这里。重庆大厦为背包旅行的人提供非常廉价的住宿,同时也是许多非法活动隐身之所。包括非法逗留的人,这是个罪恶之身的温床,毒品交易、性交易等等,所有世界上的丑恶行径你都能在重庆大厦找到,个人来说我只去那里吃咖喱。

当然我们知道有很多人去重庆大厦,本地人要是去就是为了要吃那里的一些印度菜,而那些印度菜馆通常都要搭电梯上一些高楼或者走几条楼梯,你就能够避开楼下你看到的一二层的那些事情。那楼下一二层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世界,什么样的一个状态呢?我们来给大家看看这本书《重庆大厦》,它的作者我们通常叫他麦高登,Gordon Matthews。Gordon Matthews是谁呢?是现在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人类学教授,是近十多年来在人类学界非常有名一位学者,那么他这部书就是他花了很多年时间带着研究助理们,研究重庆大厦的一个成果。那么重庆大厦为什么值得研究?尤其为什么值得人类学家来研究?而且写一本书专门谈一个大厦,这是不是很莫名其妙呢,我们先撇开这些不管,先来谈一谈到底重庆大厦有什么样的面目。

除了刚才我说到的那样的一个很罪恶渊薮的感觉的重庆大厦,或者电影里面那个很迷离、很异国、很浪漫的重庆大厦之外,我们一般人会容易看到重庆大厦呢,其实是这样子的。麦高登这么写到,他说每天晚上大约会有四千人留宿于重庆大厦,我在不同的旅馆内一共邂逅了129个国籍的人,从阿根廷到津巴布韦,包括有不丹、伊拉克、牙买加、卢森堡、马达加斯加,甚至从马尔代夫来的人。然后他说到呢,在这些地方你会发现它的入口附近站了许多跟一般香港人不一样的人,更不像其他在弥敦道购物的人们。假如你是华人,你进去大楼后,也许反而觉得自己是少数民族人士,茫然不知所踪;假如你是白人,你会下意识的捂紧钱包,不安之中还带有第一世界国家的内疚;假如你是女人,说不定会感到不自在,因为你周围有一百多双男性的眼睛,虎视眈眈的盯向你。

然后我们换换另外一条路线,不要从弥敦道进去。如果你从附近的么地道港铁口出来,从街道转角来到重庆大厦,会对大厦有一个更加全面的理解,首先你看到一些711,晚上总有一大帮非洲人站在过道中喝啤酒或是涌在门口处,你还会看到一些印度女人,穿着灿烂夺目。假设是男性的你,一旦瞄了一眼她们,她们就会告诉你价钱,然后跟着你走几步,以确定你是否正对她们的性服务感兴趣,走过711,假如你是男性,你会招来引如其他诸如蒙古、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家的女人,你还会招来一些南亚的男人,他们会向你兜售定制西装的服务,也当然还会跟上一群卖假表的人,提供各种名牌手表的伪造品。

好,我们再换另一个方法走进去。走进了它的大门,大约有100英尺的么地道,假设你来的是时候,会见到一群贩子替大厦内好几十个咖喱餐馆当托儿,类似中介。你最好要么不理睬他们,要么赶快决定只跟一个贩子去其他餐厅,要不然你会被团团围住。如果你是白人的话,会有个年轻男人神不知鬼不觉到你耳边小声问,来点大麻,你若想再问下去,说不定还能问出其他的什么药来。而在黄昏或夜晚时分,有一些南亚裔的旅店托儿会过来说,我能给你找一间好住处,港币才150元。你终于逃离了这些夹攻,你发现自己掉进重庆大厦的人流漩涡,你一生可能都没见过这么多人在一小块地方蜂拥一团,眼前的景象异乎寻常。穿鲜艳长袍、嘻哈服装不合身的西装的非洲人,头戴无檐平顶小帽的千层的巴基斯坦人,穿伊斯兰教黑色罩袍的印尼妇女,有一些嬉皮士仿佛是上一个年代的难民,尼日利亚人大声喧哗,年轻的印度人把手搭在彼此的肩膀上谈笑风生,还有一些中国大陆人掩饰不住心中的惊奇。你看到一些南亚人推出手推车运载三四个标有拉格斯或内罗毕的大箱子,非洲人手拉着塞满了手机的行李箱,掌柜正在贩卖各种各样地球人上能找得到的东西。

这样的一个重庆大厦,那么的神奇,但是为什么要研究它,又该怎么样走进它的世界呢?明天继续跟大家接着看。

一栋大厦可以写出全球性的民族志

提到全球化你会想到什么呢?一般而言,我们想到全球化心里面要是把它用图像的方式呈现出来的话,你想到的可能是在世界各地的大机场、大商务场飞来飞去的人,西装笔挺,拿着个手提包,里面有手提电脑或者iPad或者很先进的智能手机,要随时随地在跟世界上不同时区的人开会,如果他们真的要固定下来的话,他们固定的地点恐怕就是各个城市的所谓的金融中心,例如说香港的中环,例如说上海的浦东,或者是北京朝阳的几条街区,那么这就叫做全球化。你想到的全球化是一些在电脑上面不断跳动的数字,在全球的账户里面不断翻来翻去的各种热钱与资金。

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像广州也好,义乌也好,现在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非洲人,这是不是一个全球化?香港有十几二十万的东南亚国家,像菲律宾、泰国、印尼来的女佣,这是不是全球化?在非洲很多国家,像内罗毕或拉格斯,你看到很多的他们卖的衣服,他们的手机都是一些在香港或者中国南方收集回来的二手货或者旧货,然后转运过去,这又叫不叫做全球化,到底什么叫全球化?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全球化?我们通常看到一个光鲜亮丽的全球化,但是我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种全球化,而这个全球化有时候就在你的眼前,只是你没看到而已,我们讲的就是今天我们要讲继续谈的这本书《重庆大厦》。

它的作者人类学家麦高登,为什么这么关心重庆大厦,其中的理由就是因为在被认为是亚洲其中的最全球化的都市香港的核心地带尖沙咀和弥敦道口,就有着这么一座它所谓的低端的全球化的代表,就是重庆大厦。

这是一个非常讽刺、吊诡的异象,在半岛酒店的对面另一边,半岛酒店的这边里面住着,可能都是一些所谓的高端全球化的人,它的对面就是低端全球化的一个发生的节点。那么这个全球化的节点麦高登又说,他是一个世界中央的贫民窟。那为什么这么讲呢?他仿佛,因为看他呢,虽然在香港但又不属于香港,仿佛是一个来自发展中地区的外星孤岛降落在香港的中心地,那么贫民窟一般的定义由于社会、法律、经济压力的影响,一群少数民族集中居住在城市中的一个地区,然而重庆大厦只是一栋大楼而非地区,其中的居民也不仅仅属于一个少数民族,而是包含各式各样民族背景的人。那么但它也并不是一个典型的贫民窟,大厦中多数人作为低端全球化的工人和零件,生活样貌其实是十分资产阶级的。

这个地方对他们,这些来自世界上各个不同发展中国家的人来讲,简直是希望之光,是逃离发展中地区穷苦生活和通往锦绣前程的机会。然后我们再来想想看,到底所谓的低端全球化是什么意思呢?他对它的定义是这样的,人与物在资本投入和非正式经济情形下的跨国流动,其组织形态经常被与发展中国家联系在一起。

在低端全球化,如果刚才讲的这个有点抽象的话,我们来看看一些实力。低端全球化底下,非洲商人提着塞满几百只手机的行李箱回到家乡,南亚临时工人给家里捎去几百美元的应急钱,以及超乎想象的经历与故事。虽然跨国公司是各种新闻报纸财经版主要讨论的对象,但他们对普通老百姓意识层面上的影响微乎其微,对许多在重庆大厦工作和生活的人来说,许多小商贩和非法工作者带来货品、想法、媒体,对他们都有深远的影响。

那么这时候我们再来谈一谈,那为什么这么一个低端全球化的地方,会发生在重庆大厦这么一个位置,而不是任何一个别的地方,又为什么一座大楼值得研究呢?这时候我们就要了解到人类学的一些新走向。首先人类学传统上人类学家,我们都以为是跑进一个少有人去的部落,或者后来现代化一点就留住在一个城市,研究的固定地点的这么一些的学者,他们研究的东西应该有一个大约的范围,通常是更大的范围,如果真的要研究地区,要小地区也可以,但是很少人小到一座大楼的,但其实还是有许多例外。而麦高登写的这本书就是这么的一个例外,以一座大楼里面的社区,或者有时候你说是几十个社区为核心来谈他关注的点。那么第二个人类学发展的形象,就是人类学家又开始变得不只是只关注一个地方,而是越来越关注几个不同的点之间的关系。

因为在今天这个时代,不只是全球化,甚至在不再所谓全球化年代里面,我们也该知道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是孤岛,每个地方都充满了各种人流、物流与观念流的联系。那么所以现在人类学家开始发现,你不能够非常孤立抽离的研究一个地方,除非你真的进到了一个没有人接触过的原始部落,要不然的话,你就总得把它跟别的地方联系起来,所以现在他们就要用重庆大厦当基地,去寻找它的经济网络。一栋大厦可以写出全球性的民族志,我们的旅程让我们对于大楼,与其中的物品交易和交流有深层次的理解。

好,通常人类学家在写民族志的时候,都要报告一下自己怎么进入现场,那么所以同样在这里,这么一个外来的,在香港很受尊崇的学校里面教书的大学教授,他该怎么样进入重庆大厦这个世界里面去做研究呢?他虽然1983年来香港旅游做过背包客在那儿住,但是后来他用什么身份进去呢?

我们知道在过去很多年来,他每个星期都固定在里面一家旅馆睡觉,那么混在里面,跟里面的人聊天,偶尔也做一些正式的访问,那么这时候呢。我觉得麦高登就在书里面写了很多他自己,我觉得非常好玩可笑的经验,比如说他说到,他在这个地方常常要跟不同的人混、喝酒,那么常常也有一些外地的朋友来见他,尤其后来几年,很多媒体记者知道他干这一行之后,说要来这里跟他聊他研究的重庆大厦。

他通常遇到女记者会警告她们,不要穿得太少,不要穿得太清凉,但是偶尔人家还是不听话的来了,那么结果可想而知。更尴尬的是我们这位教授,晚上会被七个穆斯林敲门,假装说是警察,原来只是为了要来确认,他有没有把他们看到的那个年轻美女带回房间,如果真的带回去的话,那他就很不道德,他们以后就不想跟他做朋友。好在我们教授十分的道德,他只跟人家做完访问,晚上一个人在酒店房间,旅馆房间睡觉。那么但是另一面,这个大厦的另一面,确有人在吸大麻,这一面有些严格的穆斯林在随时监测你的行为,是不是道德,是不是规矩,这就是我们的教授走进去的重庆大厦。

重庆大厦:诡秘的“联合国大楼”

我们前面两天已经跟大家说了关于重庆大厦这本书,它的一些来龙去脉让我们看到了它的作者,现在在香港中文大学任教的人类学家Gordon Matthews,怎么样为了要好好研究他心目中的一个低端全球化的现象,而采取了香港非常有名的重庆大厦当个案,然后钻进这个地方,在这个地方几乎可以说是生活了这么多年,然后完成他这本著作。那么但现在呢为要让大家更进一步了解他所谓的低端全球化现象,我们现在就有需要来看一看,这个低端全球化里面主要处理的是什么,那当然就是贸易。

不要忘了这么多人,世界上各国不同的100多个国家的人聚集到重庆大厦来,不只是因为在那儿有便宜的旅馆,有便宜的东西吃,而且是因为那里面提供了各种各样的生活的机会,而这种种的生活机会里面,最重要的就是在这个大楼里面发生的贸易状况,这个贸易是种什么样的贸易呢?你有可能会想,就一座大楼嘛,有什么了不起。

这么想吧,它有点像如果你就在广州,有没有去过广州的天寿大厦,有点像那个状态。是一些来自不同地方的人,主要可能还是非洲地区的人聚在那里,是为了做买卖,可能外表看是一座大楼,但其实说不定几个国家的某种的商品,主要都是经过这个大楼里面在转手,在交易。比如说像重庆大厦就有一个很好的例子,这里面就说到,他讲到我们作者说,他因为这本书其实是早两年的时候做的研究,他就根据了2007跟2008年的贸易活动粗略估计,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有20%的手机销售至重庆大厦。

想想看,这是不是一个很吓人的一个数字,但是他还有一些朋友,包括一些在重庆大厦做生意的人告诉他,其实他还低估了,为什么呢?因为这里面还有大批中国南部生产的手机通过重庆大厦转运到非洲跟其他地区,他们储藏在重庆大厦及周边的仓库,商人则将它们安排运往其他地方。如果把这种手机也算进去的话,那就更厉害了。那么这些手机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机,它绝对不是我们平常看到的广告上面那些很光鲜亮丽的全球化里面的看到的,什么三星、苹果最新型号,这不是,这些手机是什么呢?这些手机可能是大陆品牌的手机,比如说吉泰,有的是中国制造的无牌手机,有的是中国制造的冒牌货,比如sorryericsson,不是sonyericsson而是sorry,就对不起那个sorryericsson,有的是中国仿造与欧美和韩国品牌一模一样的仿冒手机,有的是十四天手机。

什么叫十四天手机?就是欧洲产的货品,被买家退货之后回到仓里面,仓库里面在流出来,这叫14天。就是因为14天内你买了这个手机有问题,可以免费退回去换一部新的嘛,就这种有问题的手机他们修一修又拿出来卖,当然还有二手手机了。那么这些手机都聚集到了重庆大厦,要从重庆大厦转运到世界各地,主要就是撒哈拉以南的非洲。那么在这里面,当然你会想到有一些很重要的问题,比如说有没有商人用贩毒或武器交易赚来的钱买手机来洗钱呢,这种现象某程度上一定存在,但是大部分的卖家绝对不会提这个问题,他们不提这个问题是为什么呢?是怕惹事吗?不是,是因为他们只不过在这儿做生意,如果肮脏钱被广义定义为从合法经济以外赚取的钱,那么重庆大厦里面过手的钱几乎都很肮脏,不过那些买家和卖家可不认为那些钱很肮脏。

那么这种属于肮脏的钱,你以为想到一定是什么很非法、很离谱的交易吗,不一定的。比如说我们来看一个例子,这个例子它做的买卖是一个小买卖,但是你又觉得整个事情很地下,怎么回事呢,是这样的。这里边说到,有一个重庆大厦来避难的,重庆大厦有很多这种避难者,待会儿在跟大家谈。一个避难者朋友告诉我一个关于迦纳黄金商人的奇特故事。它是这样的,有一天他在重庆大厦门口遇见了一个男人,满嘴的金牙,那个男人想要吃饭,于是我的朋友带他去重庆大厦高层一家无牌经营的迦纳餐厅,我的朋友在一天后又遇见了他,惊讶的发现那个男人又有了一口正常的白牙。

各位,你们想到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吗?怎么一个人昨天满口金牙,第二天满口白牙呢?是这样的,后来才发现,这个人他说他在迦纳他们家里面很穷困潦倒,一家有十口,他是最小的儿子。有一天我的哥哥建议我们做黄金买卖,于是我们开始从贫穷的非法矿工那里买进黄金卖给中间商,但中间商赚得太狠太深了那个水,所以我们没什么钱好赚,只是让他们越来越富有,那么于是他们开始想到一个办法,就是把自己的牙齿打掉,然后在装上那些金牙进去,然后来到香港,在重庆大厦再32颗牙齿一颗一颗拔回出来,那么这些金牙就会有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客人,两个小时之内,连拔牙连算钱连称重量都做好,然后这时候你会恢复,但再装回一副白兮兮的假牙,这么这笔黄金买卖就完成了,然后你就在回去。

接下来这么说再回去,你就想到一个点,就这些重庆大厦里面的人,根据他们的描述,不论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大部分人都有一些被香港本地华人歧视的经验,就算有一些其实好几代就在香港的巴基斯坦人、孟加拉人、印度人,他们仍然会投诉本地社会不容易接纳他们,那么这就由此可见香港从来是一个不是想象中那么宽容的一个地方。那么真的你就能够在这里面看到有很多本地的业主,在重庆大厦经营生意的业主,本身是香港华人,他可能从来不进去,或者他进去他不会跟,琳琅满目世界各国我们主流留客看到那些外国人打交道,不。那么也有一些大陆来的人,现在也成为业主,在这边经营旅馆或者怎么样,他也不愿意跟这些外来人打交道,而这些外来人口,他们彼此之间怎么样相处,怎么样交汇呢,这时候你就看到,他们用了很多种复杂的语言。

比如说大部分人可能都是说英语,那么但是你说着说着要是发现一个,比如说一个伊拉克人跟一个尼日利亚人,聊着才发现,原来对方都曾经在瑞典待过十年,于是两个人就开始瑞典话交谈。而这里面随随遍遍一个店东,一个经营商店的商店经理说不定会说六种不同的语言来做买卖。而这样的一个世界,其实离本地华人很远,即便是在重庆大厦内的许多的华人,香港的华人也好,大陆来的华人也好,也都跟这个世界离得很远,那么这样的一个状况,是不是给了我们一个启示呢。

重庆大厦:梦想者的天堂 种族的熔炉

直到今天呢,还有很多人觉得香港的重庆大厦是座很危险的地方,有一些外国人写的旅游指南会说,假如你想住进一个旅店,这个旅店在你睡到半夜的时候,上面的天花板会蹋下来,然后里面一窝老鼠撒在你身上的话,那你一定要去重庆大厦住住看。这样的说法仍然很常见,那么于是久而久之呢,大家甚至开始觉得重庆大厦里面那些跟我们一般熟悉的华人不同肤色的那些人,或者我们,你知道华人有种很奇怪的种族歧视,就是觉得白人虽然跟我们不一样,但是他们是比较高等的,那么接下来就是西方深棕色的肤色或者黑肤色的人,我们就觉得那些比较低等的外国人,那么于是看到一群人聚在这个大楼的内内外外,所以你就觉得很危险,你觉得这些人大概都是穷光蛋,都是瘾君子,都在做非法交易。

也许真的很多人在做非法交易,但是你说是不是他们真的是瘾君子,真的就是穷光蛋,很不文化很野蛮呢?你完全错。我们看看今天给大家继续再谈这本《重庆大厦》,本来不想再谈了,但是我觉得因为故事太有趣了,忍不住还是要多介绍一集。

Gordon Matthews,麦高登的这本,Gordon Matthews的这本《重庆大厦》,那么这里面它就让我们看到,其实很多来香港住在重庆大厦做买卖的人,你别看他来了好像省吃俭用,住这么便宜的旅店,吃那么便宜的东西,他在他老家是有办法的人,是有钱人,要不然的话你想想看,一两个月搭一趟飞机来,这笔数字在他们老家可以是天文数字。

又比如说我们作者人类学家麦高登,曾经跟着一些他在大厦里面认识的一些的印度人回到他们老家,结果发现在印度他们老家里面,他这个朋友在香港是以非法的劳工的身份待在这里面,一方面回避警察,偶尔会检查,虽然警察通常你不犯法,他不管你,你是不是非法移民或者非法劳工,他其实不太管,那么他们要躲。然后另外一方面呢,收入非常低,一个月可能才一千多块港币。你想想一千多块港币在香港怎么生活呢?偏偏他能回到家,给老家盖房子,家里面还买了一个摩托车,然后全村的人都以这个,到了香港住在重庆大厦做非法劳工的人为骄傲为荣,你能想象吗?

那另外还有一种人更有趣,就是避难者。什么叫避难者?就是一些来香港躲避说要申请政治庇护,要申请难民资格的人。2009年的时候,香港有6000个这样的人,大部分来自南亚和非洲国家,大部分也都集中在重庆大厦。

而这些人呢,为什么要来香港,那是因为香港入境非常方便,非常容易,几乎都不太限制因为他们来。来了之后,就赶快跑去香港的联合国难民公署,申请辨别自己的难民身份,如果一旦被确认这个难民身份,你将来就可以永久的移居到比如说美国、加拿大或欧洲某些地方去,只不过这个时间非常长,有人在这边一等就等了好几年甚至十年。

那么你说这些难民他们是什么样的难民呢?他们有的其实只是假装是难民的经济难民,但是有一些是真正的政治难民。而这些政治难民是什么人呢,比如说这里面就说到,麦高登在重庆大厦里面也义务做很多义务工作,比如说教书、教英文等等。他说我经常惊讶的发现,班里有的学生在他们祖国是名人,有几个人呢在网上是热点人物,有一个人呢,前一阵子曾经做了一个政治选举发言人出现在CNN,结果在警察抓到他之前赶紧逃离出国,现在就住到了重庆大厦。他们乐于发言又非常聪明,引用一位学生的话。教授,您在这件事情上的观点有五个错误的地方,让我逐一向您解释。是这样子来跟我们的教授说话的,这都是很牛很牛的一群人。

那么当然不要忘记重庆大厦还有很多的游客,而这些游客呢,现在越来越多大陆来的游客。这边就说到有一个中国大陆的游客,用粤语告诉我,我从来不知道这里有这么多非洲人,太吓人了。而另一个游客则向他抱怨,我想吃中国菜,但这里根本没有中国餐馆,为什么一间都没有呢?香港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吗?那么你从这些说法你大概就能够了解他们对这个地方跟对香港的误会跟不理解,那么同样也有一些游客像是一些60年代,还没死光一些老嬉皮长存下来现在寄居在这儿,比方说有这么一些梦想家。

有一个年长的阿尔及利亚加拿大作家喜欢写间谍小说,并给我看他那些让人读不下去的章节,希望我能够提供一些英文语法上的建议,但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那么这个人他总觉得将来有一天,他会成为一个成名的了不起的间谍小说家,然后这里面也有各种各样的人,比如说有一个土耳其的中年男人,看起来仿佛来自西方六十年代嬉皮士,他向我描述了他穿越亚洲的旅程以及写一本关于伊斯兰书的计划,结果我们所在的小食摊的职员用乌尔都语嘲笑道,为什么教授要跟一个傻瓜说话呢。他不是傻瓜,而是一位梦想家。

那么你可以想象这里面各种各样的人,那么这些人除了华人跟大家距离稍远之外,平常大部分怎么样互相打交道呢,更重要是一个打交道过程里面,可能会牵涉很多的种族矛盾,种族歧视。种族歧视是人类很根深蒂固的一种本能之一了几乎是,我们都会有各种各样的关于,比如说中国人关于各省其他人的一些笑话,这些笑话建基于某种定型的偏见。又或者是关于各世界、各国、各种种族的笑话,我们在这本书也看到很多这种例子,比如说南亚人告诉我,他们认为非洲人智商低以及天真,而非洲人则说南亚人只会计划和思考怎么做生意,印度人认为巴基斯坦人总是想打架,东非人则说尼日利亚人不可信,如果你发现有尼日利亚人住在你隔壁的房间,赶快换房,不然尼日利亚人会施法害你。

那么但是也有很罕见的时候,比方说有这么一个经营旅馆的中国大陆人发表一番言论,那么让我甚至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我最喜欢的顾客是西非穆斯林,因为他们很老实,从来不骗你,日本人也很好,我特别喜欢一些中国游客,那么尤其携带小孩的中国大陆游客简直是噩梦,因为他们宠坏了孩子,小孩干什么都可以。因此,这个我来自大陆的旅馆老板反而讨厌大陆来的游客。那么但是所有人来到这里,目的很简单,都是为了挣钱,而挣钱果然能够让大家很和平相处,看来这个全球化的某一种铁律,即便在低端也是行得通的。

比如说在巴基斯坦、印度,他们的老家,他们的祖国,常常处在战争的边缘或者是敌对的很厉害,但是来到这里了,他们就算互相有点瞧不上,还是会和和气气的相处,为什么?反正都住在这儿,住在这儿就是为了赚钱,打架有意思吗?打架赚得了钱吗?赚不了,所以就成就了我们现在看到的重庆大厦。[来源:凤凰网]


作者简介

麦高登(Gordon Mathews),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教授。

内容简介

重庆大厦是一座位于香港旅游区中心的残旧的十七层商住建筑,也是各色人群的家园。来自亚非各国的商人、劳工和避难者在那里生活和工作,甚至背包旅行的游客,也在这所或许是世界上最全球化的地点租房间。然而正如《重庆大厦:世界中心的贫民窟,香港重庆大厦》一书所指出,大厦与耀眼夺目的跨国企业总部大相径庭,它是世界上大多数人可体验到的全球化的缩影。通过具教育意义并令人入迷的故事,麦高登揭露大厦居民与国际商品、金钱、理念有何等错综复杂的联系。

你认为这篇评论:0有用 0没用

你的回应

  • zeiden

    2015-11-12 21:48:27 zeiden

    哈哈,内地也出这书了,来个封面看看。

  • bookking

    2015-09-20 22:53:24 bookking

    从网上找到一张重庆大厦图片

    尖沙咀的重庆大厦附近曾聚集很多难民

  • chaoxi_band

    2015-03-23 22:25:20 chaoxi_band

    第一次这么完整知道重庆大厦。当年看重庆森林一头雾水,想不明白,原来竟然是不知道重庆大厦如此牛叉。

  • guitar2015

    2015-03-23 08:37:04 guitar2015

    神奇的地方

  • rock_yoo

    2015-03-22 23:40:17 rock_yoo

    早就听说过重庆大厦。真的很有意思,一个大厦,无论好或坏,竟然成为一个传奇。

最新书评

人气书评